听这首歌的时候我想杀人

黑蓝2022-05-13 08:18:00




在丰哲家的一个晚上


丰哲弹琴的时候不说话,我也不说。他把牛仔服往沙发上一扔,吉他支在腿上。我们头顶的白灯带着温度,打在自来卷的头发上,因为鼻子太大,鼻骨上的高光让丰哲像是瓷做的。我拿起桌上的烟,轻轻点燃,感受着烟雾在口腔里徘徊。

一曲终了,丰哲才把手上夹的烟屁股嘬一口。他转个音,又继续弹。几个练手小段后,我呼吸都不匀了。在丰哲问我下首想听什么时,我立刻想起他前几夜经常弹的那个日本大师,但名字想不起来。丰哲用手抹把脸,说大师叫岸部真明。

但丰哲没弹岸部真明,他说还不到时候。他从日本到了法国,弹起了忧郁的皮埃尔·本苏三。

音乐一起,我俩又陷入沉默。我灌口啤酒,烟重新燃烧起来。丰哲歪着头,手指摩擦琴弦。他好像成了印度人,头发蹭蹭地长,灯都暗了一些。我在琴声中看了会儿脚边上汩汩的加湿器,浓浓水雾让我眼睛发潮,脑海里浮现出我来丰哲家路上的情景——我从地铁站里出来,宽阔的十字路口荒凉无人。红绿灯下的自行车店敞着门,小西天的大牌楼底下走过几个刚从电影资料馆出来的姑娘,她们嘀咕着,盯着正走向小超市的我。

这一路上,我在影影绰绰的几条街上穿梭。丰哲住的地方在几条街交叉的一个盲点上。那个小区门口右手边有个古朴的小卖部,我一经过就头皮发麻,总觉得应该出过命案。

小区里野猫成群。汽车停得好像麻将牌,我绕过这些,还得再上七十多级台阶,才能真正走进丰哲家的单元楼里。绿色的电梯好像深水里的潜水艇,一动起来,就有遥远地方传来重型机械运转的声音。每次在这电梯里,我都看着那些写在墙上的小广告发呆,用它们来给自己“这是现实世界”的明确暗示。

琴声激荡了一下。丰哲利用颤音的时间,抓紧喝口酒。酒咽下去,他摸下鼻子,手指又黏在吉他上。屋里烟雾袅袅,一团云笼罩着天花板。我想着走到丰哲家门前时,经过的那条充满土味的甬道,视线从红色沙发移到掉漆的衣柜,又回到凳子上摆着的几块鸭脖子,最后落脚在床头。我偷偷把手插进床上的被子,然后又掏出来。

随着最后一个尾音,丰哲点点头,本苏三结束了。

“这就是三哥。”

说完,丰哲抓烟。我感受到了乐曲最后,大片叶子扇动的热风。此刻感受这个,真如同半夜睡在植物园。我消化着感受,丰哲已经背过身子,抱着吉他又来了金海心。《那么骄傲》的旋律一起,我这心一紧啊。这曲子等于我的前女友。

在学校黄昏的霞光照进教室之前,我果断叫停了丰哲。他手一摆,《蓝色大门》又过来了。这次我赶在东直门的蓝色潮气侵袭到双腿时,把灯关掉了。丰哲拍开灯,我挂在他门后的几条烂内裤摇摇晃晃。

我去了下厕所,尿到一半又想大便。蹲下后,手机屏幕上没什么新鲜事。厕所排风我忘了开,我相信丰哲上厕所应该在几个小时以后。这厕所里的味道很像老式澡堂,进去就想把热毛巾盖在鼻子上使劲吸。早上,厕所又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水龙头出的冷水贴着头皮滚下去,冲半天头发也不湿。我对着马桶放了几个屁,什么也没有,只能擦屁股。我听到丰哲屋里有号声,一排鸟飞。他好像买了个号,想如迪兹·吉莱斯皮般鼓起双腮。这号一拿起来,就让人眩晕。吹得眼前发黑,一口气就把地板吹到了脑袋瓜上。

回屋,丰哲把号已经藏了起来。我看到吹号的口水滴在他裤子上。

我干脆又让丰哲用牙给我开了两瓶酒。他吃着鸭脖拍了几下吉他,我把杂志倒着翻了一圈儿,他还没拍完。窗户外面的黑已经浓到发稠了,整个小区都陷入到绝对静寂里。我扭着身子把窗户打开,伸手探出去。丰哲这下不拍了,他看到我在夜里搅动空气,凉意如雨,终于让他把岸部真明弹了起来。

眼前豁然开朗。山脚下的竹林里,小佛像几步一个。我踩石阶走,溪水化成海浪,天蓝得让人想死。这沙滩上依次躺着我小学三年级的杨老师,她拿纱巾裹着脸;20岁的我妈,啐得满沙滩都是瓜子皮;邻居的小雷哥,拿着磁带往沙坑里埋。远处李研池手里竟握着四瓶可乐,短裤马上就要掉了。他后面竹林耸动起来,大批的姑娘站在那里等着往外蹦。

丰哲把岸部真明弹得越来越亮。我感觉心旌摇荡,铁笼子用手一摸就软掉了。在黄金沙滩上,我总算从小木屋里拽出了电锯,都长锈了。我跑到20岁的妈身后,快速把她切成四个部分,快得都没流血。其中一个部分,我硬塞进递给我可乐的李研池的裤裆,血都抹在他嘴里。抹得上火,我拿电锯砸起来。小雷哥和小学杨老师用慢动作缓缓走开,我在沙子里跋涉,追上了杨老师。她屁股又大又白。我接住竹林里姑娘们扔过来且削好的竹段,想着肉和竹哪个先进,还是一上一下。丰哲琴停了。

我从沙滩上瞬间回神,膝盖上的沙粒都没拍,屋子里的啤酒瓶就倒了一个。我长出口气,愤恨地看着丰哲。他拍拍吉他。

“这就是岸部真明。”


亢蒙·相关好作品

(点击蓝色字阅读)

从小学起,我就面临着最基本的暴力问题

我不能注意力太集中地,坐在你身旁

电影:恨你的人,不会显出敌意

电影:该出手时就,先不出手

电影:恐怖只需45秒



亢蒙,每天五点起床的上班族,电影媒体从业者。




heilanwenxue

老鹰翅膀两边的羽毛是不对称的

投稿请发至heilan@163.com

加微信好友 heilan8 了解更多黑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