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经典中文电影原声音乐

全球音乐2021-02-18 09:41:41

加美女小编私人微信号:xxoonu,有你好看!

春光乍泻

张国荣



春光乍泄 张国荣 - Cross Over




分不清是因为恋情的决绝才感悟到探戈的阴柔隐恻,还是探戈戏剧化的旋律更纵深了情节的暧昧错综。总之,王家卫用他惯用的手法讲述着一个春天的故事,却让他的观众们也并同意外地爱上探戈。这或许就是影片《春光乍泻》原声音乐的魅力所在。

在《春光乍泻》里,王家卫又一次肆意的展示着自己对音乐宽广而独特的口味,阿根廷的探戈,前卫摇滚教父Frank Zappa的《I Have Been In You》,如此之紧密地贴合,同时又和电影剧情甜蜜地纠缠在一起,成为一个解不开的结,一起见证着这都市里的敏感、落寞、挣扎,真实而疼痛,影片所流露的颓废的另类情绪仿佛就其中淋漓的“乍泻”。

为了精确捕捉故事发生地点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城市风情,王家卫在影片中大量地运用了南美音乐。无论是热情洋溢的探戈曲、柔美浪漫的拉丁情歌,抑或在小酒馆现场录制的乐团演奏,均为他原本即独树一帜的强烈影象风格,更增添几分情绪煽惑力,同时也因为这些极具南美民俗特色的音乐,把观众带到处洋溢着绝美的异国风情。


阮玲玉

黄莺莺


葬心黄莺莺 - 我的团长我的团野草闲花逢春生黄莺莺 - 我的团长我的团




电影《阮玲玉》让我们不得不提华语乐坛的另一位奇才——小虫。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存在,以R&B特质存在的那个小虫将以杜德伟为代表的一众歌手搞得很“黑人”,而以电影原声大碟《阮玲玉》示人的小虫又是完全的三四十年代上海风骨。对于小虫这样在台湾土生土长的人来说,拥有如此宽泛的音乐才能,实在是个异数。为了做好电影《阮玲玉》的配乐,小虫从关锦鹏提供的电影片段、阮玲玉的相关报道,及正统二、三〇年代的音乐入手,一步步走进那个遥远的年代。据说为了要重现那个时代的音乐风貌,他还不惜将唱片母带扔到地上,踩一踩,以制造出时间的斑驳风貌。


“感谢阮玲玉,因为她带领我重温一回生命的乐章,启发我音乐创作的另一风貌。”这是小虫在文案上写的一些感想。而对于演唱主题曲“葬心”的歌手黄莺莺来说,这也是一次难得的经验;“贪一点依赖,贪点爱”无非是阮玲玉的感情写照,而在黄莺莺仿古唱腔的绵密歌声中,阮玲玉的凄怆、辛酸,在相隔半世纪之后的今天,仍令人感慨不已。电影《阮玲玉》让小虫真正发挥了他“歌乐剧”的创作才华:由弦乐为衬底所交织成的绵密情感,加上如刺绣素手般婉约的音符,完成了阮玲玉一生命运的音乐网络。


等到天昏地暗

黎明





相信不是大多数的观众对《玻璃之城》都尊崇倍至,一个简单的剧情,一个平淡如水的文艺影片,舒淇、黎明的演技也乏善可陈,但影片中繁丽的情歌却总在淡然间拨动你我的心弦,让我们甘心将世间的一切都换成那杯低吟浅唱甜甜可乐,温暖如斯,也算是《玻璃之城》的光点。影片《玻璃之城》的原声音乐,通篇全片营造怀旧氛围的脆弱及断裂片段,然后笔绽莲花般弥补。

“要不是眉头,铺满了尘埃,我怎么知道、你曾经等待”,伴随着那首《等到天昏地暗》,音乐里想起我们不仅想起少年恋人清脆笑声,木头房子里下午日影中淡淡尘埃……片中男主角凄绝地诉说:“多得这雨势,将烟花扑毁,才令我体会,凡事会枯萎”,相信大多数人都受不了其中情深似海般地泛滥。还有四兄弟乐队的经典老歌:Try to Remember和 And I Love You So,这两首歌将片中所描写的70年代香港的怀旧气氛推到了顶峰。除此之外,这张电影原声的音乐大部分大部分是用钢琴演奏的,清冷流畅,带着悲剧的阴影,映着黑暗夜空中一闪而逝的烟火。音乐响起,时光就这样老去了。


当爱已成往事

李宗盛 林忆莲



当爱已成往事 现场版 - 李宗盛林忆莲



当李宗盛、林忆莲的对唱在耳边划过,当屏幕完全黑暗下来的时候,一场人生大戏就这样悲哀地结束了。多年以后的今天,人们一致认为《霸王别姬》是陈凯歌巅峰时期的作品,这其中赵季平的音乐功不可没,他把京剧、昆曲和配乐揉和在一起,即有了画面的流动感,又具备了历史沧桑的深度。片中音乐的第一次响起是在小豆子断指那场戏中,随着令人窒息的鼓声扑面而来,当小豆子那满是鲜血的小手被按到卖身契上的时候,带有京韵气味的二胡哀婉地响起,似乎是在诉说着小豆子悲剧命运的开始,同时以管弦音乐作为铺垫的主题音乐也跟着推出,起承转合间,传达着更多的无奈,更多的悲凉。

赵季平在电影中的第二个法宝是笛子,突出了影片意境的悠远绵长。而那首广为传唱的“当爱已成往事”也成为《霸王别姬》原声音乐中的经典,“往事不用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这可以说是整部戏的心路总结,那一刻,所有的人同影片一样恍惚进入化境。


酒神曲

姜文





作为国内电影原声音乐的顶尖人物,赵季平为国产电影贡献了太多的音乐财富,《霸王别姬》是一个经典,《红高粱》则是他的另一个旧爱。从本质上来说,《红高粱》的音乐不但让赵季平完成了自己平民音乐的创作愿望,也和张艺谋进行了一次让人热泪盈眶的寻根之旅。颠轿一段音乐劲拙热烈,充满了生命的激情而又满含了黄土高原秦人的火辣酣畅。

赵季平和张艺谋都有过上山下乡的经历,都有对中国古老文化不可思议的痴迷,《红高粱》无疑是一次可以趁机发泄的好机会,而此次发泄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它使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心中那种隐隐约约的反哺归巢情结,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岁月在若干距离的身后踟躇,但《红高粱》那撼人心魄的影音却始终在我们的身前辗转:九月初九敬酒神仅仅由唢呐营造的豪放野性的《酒神曲》;九儿血洒高粱地时候儿子豆官完全念白方式的指路冥文,穿云的金石之音,在空旷的黄土地上一路奔腾,搅起的滚滚烟尘在天边浩浩汤汤。

赵季平的音乐和这部电影相辅相成天人和一,同样热烈饱满的情绪,同样嶙峋苍凉的情怀,在银幕上大写意地完成了一次雕镂山河镌刻生命的挥洒,大善若水的赵季平诡异横放的张艺谋双手一握,西部的高粱叶子,森林一样的霍霍有声。


Yumeji's Theme

梅林茂


Yumeji's Theme Laurent Korcia - Cinema




看《花样年花》,大部分时候的心情会随着电影里面沉郁的音乐基调或舒展或缱绻,甚至会在很长一段日子里,持续洇染我们的心灵。而每每提起《花样年华》,心底那沉淀的悠扬音乐会应声而起,而伴随着熟悉的节奏,脑海里不停闪过的是电影的片段:一只花瓶,一段残壁,一缕燃起的烟雾,一个擦肩而过的身影,一段简单的对白……,抑郁而解脱,单调而复杂。


《花样年华》收录了传统戏曲、旧上海乐曲、香港菲律宾乐队拉丁风情、爵士、华尔兹等24段音乐。在所有人的记忆里,没有比这些更能阐释五、六十年代的日子。光影中,王家卫用忧伤的弦乐描述了爱情受个人束缚而意难平的故事,一面是日本文艺片导演铃木清顺的《梦二》主题音乐,弦乐二部的对峙交缠,跟《梦二》的几首主曲不遑多让诱人的华尔兹、弦乐的整体处理叫人着迷。张曼玉在长巷徘徊,背景音乐中男黑人爵士nat king cole的《也许 也许也许》,声声令人动容。音乐流转间,那个梦中的女人穿着美丽的旗袍行走在面馆、街道、楼梯之间,花样的年华就这样淡淡的过去,带着几丝伤感和怀念。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谭盾 马友友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谭盾 - Martial Arts Trilogy


看过李安导演的影片《卧虎藏龙》,觉得影片最引人的是武打设计,最精彩的是对白,而最感人的则是音乐。在2001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影片《卧虎藏龙》首次为中国电影人夺得包括配乐奖在内的4座金像奖。由作曲家谭盾谱写《卧虎藏龙》的原声音乐风格幽运,哀而不伤,配合上片中含蓄的爱情表达,可谓相得益彰。影片一开场便是主题音乐《卧虎藏龙》,马友友用大提琴演奏的忧伤而深沉的旋律自此就贯穿了整部影片。(展)在飞檐走壁的一段配上紧密有致的击鼓声,则充分烘托出紧张刺激的武打气氛,堪称是电影配乐中的极品。

《卧虎藏龙》原声音乐最值得称道的地方还是马友友的演奏:大提琴如泣如诉,尢其在音乐即将结束的尾音,渐隐的大提琴声反而更强烈地拉扯住了听者的心。李慕白说:“我们能触摸的没有永远。”这就是江湖,这就是无法摆脱江湖、无法预知的人生。然而谭盾的音乐却能超然于江湖之上,给我们一点感悟。他的电影原声专辑《卧虎藏龙》中并没有卧虎,也无藏龙,有的只是音乐,动人的伤感很深厚的沉静。


For The World

谭盾


For the World 谭盾 - 英雄 电影原声带




有人说:听谭盾的音乐,要有一颗侠客心。于是《英雄》就有了谭盾,谭盾也成就了《英雄》。侠士的谭盾将胆大思密、个性高傲的侠客风范发挥得淋漓尽致:说他胆大,是因为他的实验精神,在不可能处将东方的筝鼓与西方弦乐作巧妙的结合;说他思密,是在整体器乐的搭配上,不论是歌剧女高音与日本太鼓的对话,或是小提琴与古筝的合鸣,都是令人激赏的桥段。又说他高傲,是赞叹他的音乐向来就是与众不同,有种对创新的坚持与理想。

此外,如果你着迷于马友友为卧虎藏龙配乐带来的新气象,那你更不能错过小提琴之神“帕尔曼”与日本鼓王“鼓童”画龙点睛的精湛技巧。这是帕尔曼第二次为原声带献奏,继《辛德勒名单》后,选择了深具东方历史情怀的《英雄》,作为他退休之前对电影配乐的最后演出。影片《英雄》那凄美的琴声,将故事主角的儿女情长刻划的委婉曲折;而鼓童气吞山河的击鼓炫技,更让人向往剧中超然的武打场景。充满个性与原创性的剧情与配乐,当然还需要一个性格不凡的声音来诠释主题曲。放眼当今乐坛,还有谁,能比王菲更适合这个角色。


我不入地狱

黄圣依



我不入地狱 黄圣依



影片《功夫》是喜剧天才周星弛新近奉献给观众的一部光影盛宴,在影片中,“无里头”的登峰造极、功夫演绎的华美绚烂以及电影举重若轻的结构方式,都让观众在欢笑声中完成了一场功夫化境的无上体验,而本片的原声音乐亦由周星驰亲自担任监制,让人耳目一新的是,影片中几乎所有的音乐片段都改编自中国传统音乐。

这些充满中国传统风情的典藏配乐中穿插电影精彩对白,让听众重回欣赏电影情节的欢乐时光。在周星弛此次之所有选择大量民乐作为电影的原声音乐,这也正是他的聪明所,一方面,传统音乐与中国功夫源承一脉,有着极深的文化熏染,另一方面,民乐中弦乐诡异多变的节奏与功夫真谛如出一辙,于是,人们在影片中就看到了这些出于传统而又富于动感的音乐和影片中精彩动作丝丝入扣的精彩打合。《功夫》的电影配乐是以《真心英雄》《梁祝》成名的黄英华,而新人黄圣依此次演唱的《功夫》音乐均由黄英华亲手打造,她为影片配唱的两首歌曲:《只要为你活一天》和《我不入地狱》,也显示了她在音乐方面的潜质。如果黄圣依进军歌坛的路由此打开,那么黄英华功不可没。


沧海一声笑

黄沾


沧海一声笑 黄沾 - 华纳群星难忘您许冠杰




中国的武侠和音乐一直神韵相通,唐朝之公孙大娘舞剑,如飞霓划天,身韵优美,已见端倪,武侠与音乐在韵律、前奏上的相生相应,呈现出一种绝无仅有,血统分明的中国武侠风格。在这一点上,黄沾与徐克的搭档可以说是一个绝妙的例证。从《男儿当自强》到《笑傲江湖》,黄沾与徐克在武侠天空里合奏一曲曲高和寡的《笑傲江湖曲》,最经典的当属那首《沧海一声笑》。《沧海一声笑》在武侠迷的心中已经和金庸的《笑傲江湖》融为一体,不可分割:从开篇笛子声破云崖两岸的清越,到后面男声放歌大江的粗豪;“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这直追盛唐的元气十足,还是“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胜一襟晚照”,描摹出白发渔樵江喜相逢的意气风发,它承接唐宋诗词中的洗练大气,而又如此优美的融合入武侠电影,除了经典,还是经典。

黄霑为《笑傲江湖》以及后来的《东方不败》配的音乐,堪称香港电影中最成功的主题曲。如今,这位乐坛奇才已经离我们远去,但那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旋律仍在我们身边传唱,或许,这就是缅怀这位音乐大师的最好方法。



猛戳下面阅读原文,你会爽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