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振强:戏曲音乐创作个性与共性的把握|“千人计划”评论班第八课

国戏研究所2020-11-02 12:33:14


文化部2017年戏曲人才培养
“千人计划”高级研修班


专家介绍

谢振强

中国戏曲音乐学会会长,国家一级作曲,文化部专家。现任中国戏曲学院教授、音乐系主任。先后为国家京剧院、北京京剧院及地方省市戏曲院团近40部大型新编剧目创作。代表作品:《西安事变》《洛神赋》《樊姬夫人》《花蕊》《月照塞北》《如姬》《奇女无容》等。“文华剧目大奖”“文华作曲单项奖”获得者。为国家重要晚会、中央及地方电视台春晚创作音乐作品60余首。代表作品:京剧联唱《我是中国人》、《沁园春·雪》、《走进新时代》、《中国京剧》、《神州故事》等。1999年被编入《当代戏剧家传略》(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


一、戏曲音乐的三种写作模式

一是传统唱腔的套腔模式。原汁原味的唱腔设计,就像现在的昆曲、京剧和其它剧种,通常是演员、演奏员,尤其是主弦在一起研究创作,这种方法目前也是比较通用的。传统戏曲因这样重复式的套腔形成了一种程式,而传习下来。我们现在想听原汁原味剧种传统风格的唱腔就需要用这种方式,通常叫唱腔设计。二是在传统基础上发展,能看到源头和根据。这也是现在很多剧目创作和音乐创作采用最多的手法。三是创作模式,用作曲法进行创作写作。这种模式在上世纪70年代样板戏的作品中有大量的应用,如京剧《杜鹃山》,如我作曲的水调歌头《游泳》《七仙女》《我是中国人》。

如果我们能够理清这三种模式,在理解作品、理解作曲家的创作风格或创作作品的手法我们就有了根据。一出戏除了唱腔以外还有大量的音乐要在里面烘托气氛,表达剧情,这也是现在各院团创作当中都在追求的音乐创作模式。      

二、个性追求与共性关照

没有个性就没有独立的人格。梅兰芳、齐白石等大师都有类似的归纳。齐白石说“学我者生,像我者死”,是说模仿、临摹是初学者必须经历的过程,而不是最终目的。学习前人的经验少走弯路,如每个创作者都有不同个性,作品同样如此。例如:上世纪50年代初,戏曲改革的着力点是避免雷同。当时京剧《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奇袭白虎团》《海港》等好几部样板戏,每一部戏的音乐都不一样;每一个唱段、每一个人物唱腔都有所不同。每部戏中具体情节、情感表达都追求个性的体现。

音乐产生于语言,民族民间音乐产生于方言。因各地方言不同,地域文化不同,各地剧种也都是有个性的。随着各剧种声腔的不同而产生的流派,特点就是与众不同,个性鲜明。每个流派经过发展和演变,都扬长避短,放大优势特点,形成独特风格。例如京剧的张君秋,厚积薄发,他的优势是嗓音和创造力,旋律也非常华美,很多唱腔在梅尚程荀那一时期的作品中具有很多的原创性和独特的个性,曾经一段时间十个学旦角的有九个都是张派,形成了流派。

三、共性保持与个性创造

保持共性模式是一个剧种的音乐得以持续传承的基础。但需要注入新的活力,原版复制固然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历史价值和循环审美价值,但很容易被时代或阶段性边缘和淡化,难以持续。个性和共性会形成转化。各剧种剧目演出流派的形成,形成了个性。众多的追随者、欣赏者和学习者学习,这就又形成了共性。流派既个性又共性,要有传承创新的思想和精神,才能在保持共性的同时有个性的创造。


四、如何把握个性

(一)树立自信心。各地方的剧种音乐唱腔创作似乎都在往普通话这儿靠,演唱都用普通话,会消灭个性,没有鲜明的地域风格。现代题材我们用普通话北京四声是完全可以的,传统戏历史题材完全用普通话四声写的话就缺少了各地不同的味道。不同剧种方言的声腔和戏曲音乐,都是有个性的,都用普通话演唱,则失了个性韵味。


(二)增强适应力。传统戏从技术层面来讲,应该是越做旧越好。200年前是什么形态,尽量保持这样的形态。现代戏和新编戏还是以发展为主,创作手法更多是在音乐层面,改编传统曲牌或发展副主题音乐更合适。排戏时根据不同题材,设定不同风格,采用不同手段进行戏曲音乐的创作。


(三)培养想象力作曲家需要有丰富的想象力和联想力。因为每个人对事物的理解、洞察、感受都不太一样,所谓的先入为主,当你以独特的视角切入某一件事物,形成的想象可能就成为你独到的重要的表现依据。


(四)提高判断力。要多听多看。浏览也好,有意识地听一些作品也好,最重要的是自我感受。比如无意识地走到任何环境听到的声音,一种空灵的感觉,听到一段旋律就想流泪,听到一个和声的连接会让你有所触动,产生灵感。


(五)主题选材。一是以剧情内容框定的朝代年代为依据二是以故事发生的地域、民族音乐为依据三是以剧种音乐、行当唱腔、本剧人物唱腔特性旋律为依据;四是人物的身份性格特征为依据五是以方言为依据衍生的主题。


五、保持共性与个性的转化


细腻的情感表达在音乐里,不同的曲牌表达不同的情景。戏以曲新、戏以曲传。要在创作中保持戏曲的共性,又要有个性,具体到写作上有几点可以参考:

(一)唱腔结构不变,旋律线做改变。如上弦法、下弦法、移调、紧缩、扩展等)

(二)旋律线不变,结构做改变。如板眼起落,摆字位置等。

(三)改变节拍,但旋律和板式性质不变。

(四)节拍与性质改变,旋律线不变。

(五)传统素材与西洋手段的嫁接。

(六)依据板式衍化规律,发展新板式等等。


希望通过以上戏曲音乐创作中的些许经验,能够给大家一些启发。

谢谢大家!



THE  END

 

编写 |韦玺

制作 | 李菁  李小红
终审 | 傅谨

国戏研究所

中国戏曲学院研究所官方平台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