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永恒——忆徐锡宜的歌曲创作

爱乐男声合唱团2020-07-06 11:03:25



爱心永恒——忆徐锡宜的歌曲创作

     2017年922日夜于北京  伍安娜    

《怀念战友》

  今天是我的亲人、作曲家、指挥家徐锡宜逝世一个月的日子,清晨点亮蜡烛,烧三柱香在他遗像前默默地为他祈祷,无尽的思念涌上心头,往事历历在目宛如昨日般清晰。

今年恰好是我们结婚五十周年,全家约好一起隆重庆祝我们的金婚,未料他没有等到这一天竟驾鹤西去,留下永远的遗憾,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几天前,央视导演来电,他们拟拍徐锡宜专题片,请我们尽快整理素材,包括手稿、节目单、奖章和照片等遗物……。这原本是我想在静下来的时候慢慢去做的事,央视导演组的急需令我始料未及。真的着手整理起来,不仅令我吃惊更让我心生无限感慨,仅作品手稿、乐队总谱就多达20多个大号整理箱。看着密密麻麻的手写总谱,看着几千幅珍贵的照片,我的思绪也闪回到过往岁月。

  《战士歌唱毛主席》

徐锡宜生于上海,父亲是邮局职员身份的地下党员,一贫如洗的贫困家境,13个孩子中有8个因无钱治病而夭折。生存下来的5个孩子中,父母认为仅是徐锡宜天资过人,便鼓励他学习音乐。13岁时,徐锡宜考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他发现自己在音乐方面基础差,是个白丁。学习小提琴,水平自然赶不上有多年基础的同学,他擅长和喜爱背诵《水浒》、《三国演义》,就把主科小提琴和外语放到第三、四位,不够钻研。但上海音乐学院毕竟是中国一流音乐院校,极为严格规范的附中大学十一年传统教育为他打下雄厚坚实的基本功。特别是每年寒暑假,学校组织下工厂和农村锻炼和慰问,他的才能得以释放,写了不少小曲子,不仅工农兵喜欢,学校书记也发现小徐是个激情四射有爱心的好苗子,写的歌朴素好听、朗朗上口,虽然无人教他作曲,但“上音”这个教育大平台对他一生从事艺术和创作影响极大,也为他日后成为作曲家、指挥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63年徐锡宜大学毕业,总政歌舞团去上海特招,发现他的小提琴专业水平不错,副科指挥成绩更优异,正符合“多面手”条件,从此进京参军,走上人生实践第二个更大、更广阔的平台。1965年总政文化部组织小分队赴“抗美援越”第一线慰问。战争突然来临,他意外成了高炮营志愿兵,9个多月的战火硝烟,使他从一个文弱的大学生成功转型为勇猛的战士,27岁第一次立功受奖,令他终生难忘。面对军功章,徐锡宜总是问心有愧:“那么多朝夕相处的战友,在战场上牺牲后尸骨埋在异国他乡,我真的不配得到功臣奖励。”战火中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在他心中生根发芽,总政的时乐濛、晓河、田光等许多老作曲家都曾真诚地帮助指导他,以至多年后他创作灵感爆发,写出“怀念战友”、“十五的月亮”等歌曲,成为流传全国的经典作品,这绝非偶然。这些作品是他人生观、艺术观和德艺双馨的最好诠释和总结。战火的洗礼伴他一生为人民做事,远离功名利禄,他的“大爱无疆”情怀和对祖国、人民的赤诚之心始终贯穿在他的作品之中。

徐锡宜创作的“怀念战友”、“战士歌唱毛主席”、“十五的月亮”、“七色光之歌”等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之所以能在全国范围几十年传唱,他自己曾用朴素的语言解释道:“音乐本是为大众写的,旋律优美动听,老少易学易唱是我追求的境界。不必宣传我个人,大家永远能热爱你的歌并传唱下去才是我最大的安慰”。我们知道,这话说来容易,真正做到其实很难。

《十五的月亮》

徐锡宜夫妇与著名歌唱家阎维文合影

2008年奥运会,他应邀创作了“手拉手,心连心”,被定为各国运动队进驻奥运村的升旗曲,现场共播放了205次,创奥运当年作品之最。“七色光之歌”是北京电视台约他创作的,至今电视台已播放29年,不仅为全国青少年、老人喜爱,而且成了品牌栏目,也成为全国卡拉OK点歌最多的曲目之一。他应教育部之邀写的“每天锻炼一小时”成为全国中小学生超过上亿人的必唱之歌。以上作品的共同点就是他以无偿的奉献为宗旨,用纯净的心灵去创作,从而写出广为传唱、长久不衰的好作品。可以说,这些作品就是他远离功名利禄不求利益回报的真情和爱心之作。

徐锡宜和著名作曲家时乐濛夫妇合影

徐锡宜的“大爱无疆”情怀,还表现在自1993年发起成立并亲自指挥的“中国音协爱乐男声合唱团”,至20158月重组,合唱团累计演出近200场,遍及美、澳、新加坡、俄罗斯、香港、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国家和地区。这些演出,90%都是公益性演出,徐锡宜的英雄主义、浪漫主义情怀和人生境界在指挥演出中达到高峰。他认为对艺术除了情感外,还应有责任感、忠诚感。徐锡宜在作曲和指挥领域成就卓著,就是他用一生追求艺术真谛的完美结果。

正如著名作词家、前文化部副部长晓光为他93年出版的《徐锡宜作品集》的“序”中所述:“对于艺术家来说,作品与人品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锡宜有着军人的品质——待人热情、不亢不卑、心直口快。锡宜更有着作为艺术家难得的创作心态——善良、宽容。50余年的人生旅途,使他懂得了生活的取舍,得失荣辱于他已是淡泊之物。他的得与失,已并非是获得荣誉和物质财富,而是自己以身心付之的艺术创作,使自己得到的是精神喜悦或是苦恼,因为他最热烈与最深沉的情感,乃至他的创作源泉,他的审美理想以及艺术的追求与情致,都是与它们连在一起的”。

“任何文艺作品,又是对作家生活、思想、知识、技巧、智慧、才华的综合检验。只有以经受住全面检验的作品和作者,才能获得永恒”。

“我知道,无论在过去的岁月,还是在改革开放的今天,锡宜都在追寻永恒,也在走向永恒。因为,在他的心中,有一个永恒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