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第一首人工智能创作出的歌曲,竟然这么好听!

iWeekly周末画报2020-04-30 11:52:54

内容转自艺术新闻中文版(i_TANC)


6月1日,谷歌宣布推出最新的研究项目“Magenta”,该项目志在利用人工智能研发出自动生成音乐的算法,并将在未来介入视频制作及其它视觉艺术领域的创作。在刚刚过去的5月,谷歌的艺术相机(Art Camera)以及一款专门针对VR开发的绘画软件“Tilt Brush”的诞生,为我们再次打开了艺术与科技结合的新视野。TANC带你从2011年开启的谷歌艺术计划说起,回顾这个科技巨头公司是如何从“艺术品电子化”跨入到“艺术创作"领域的实践。

▲ 谷歌Megenta创作出的第一首90秒钢琴音乐作品



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谷歌于6月1日发布了第一首人工智能创作出的90秒钢琴音乐作品。这项成果来自谷歌最新发布的研究项目“Magenta”——一项基于开源人工智能平台Tensor Flow,以深度神经网络的机器学习来创作艺术的项目。Magenta项目研究人员道格拉斯·埃克(Douglas Eck)此前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举办的Moogfest科技与艺术音乐节上表示,Magenta团队将会首先尝试研发能够生成音乐的算法,然后再介入视频制作及其它视觉艺术算法的开发。



▲ 谷歌VR作图软件Tilt Brush演示影像,视频来源:Tilt Brush


Magenta项目的灵感实际上来自谷歌此前推出的图像识别工具Deep Dream。Deep Dream是在人工神经网络算法的基础上,将人类输入的图像转化为机器可识别的信息,以研究人工智能如何感知物体,并训练其根据要求生成相关物体。目前Deep Dream已经成为了一个广受欢迎的图片工具,今年谷歌还以该工具为基础举办了一个画展。此外,谷歌还成立了“艺术家和机器智能”(Artists and Machine Intelligence)项目,旨在推动艺术家和智能机器合作生产艺术内容。


当艺术与科技相遇,我们相信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 谷歌文化学院实验室主任Laurent Gaveau

 

实际上早在2011年,谷歌就已经开始介入艺术与科技相结合的研究领域。从建立网络艺术博物馆这样野心勃勃的“谷歌艺术项目”(Google Art Project),到数据艺术团队(Data Arts Team)通过其存储和收集的庞大而多元化数据进行的可视化数据艺术实验;从为了让画作毫厘必现而打造的具有超高分辨率影像捕捉的谷歌艺术相机(Google Art Camera),到今年5月面世的专门针对VR开发的名为“Tilt Brush” 的绘画软件。谷歌旗下的科技与艺术项目将会在未来带给我们哪些惊喜与可能性?



▲ 谷歌前艺术总监Aaron Koblin根据飞机飞行线路数据的统计,进行创作的可视化数据艺术作品《Flight Patterns》


运用Tilt Brush” 所创作的3D作品能够带给人们穿梭其中的现场感



谷歌艺术相机


2011年2月,谷歌开始与全球的博物馆合作推行艺术品电子化,通过高清图像的捕捉技术,建立线上虚拟博物馆。在启动的第一年中,包括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The Uffizi Gallery)、英国国家美术馆(The National Gallery)、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Van Gogh Museum)在内的17家美术馆均给予了大力支持。


迄今为止,该项目已经完成了全球60多个国家900个艺术机构中720万件作品的电子化,并且每周都持续有新的博物馆和艺术作品上线。尽管人们对线上观展的方式还不能完全接受,但这一项目的不断推进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改变着艺术作品的观看方式,并推动了博物馆作为公共教育空间的改革。

 

谷歌艺术计划(Google Art Project)网站界面


 谷歌艺术计划目前有60多个国家范围内900个艺术机构的720万件作品能够在线上观看,并且上线作品与日俱增


今年5月,得益于谷歌艺术相机的诞生,这一项目不仅不再需要第三方的介入,同时极大程度上节约了艺术品电子化的时间成本。谷歌艺术相机是一个专门为拍摄艺术品而定制的新的相机,它同时使用了激光和声纳系统快速捕捉图像,并且自动化进行局部细节与整体画面的多方位处理,拍摄完成后相机会自动将拍摄的文件上传到服务器,最终生成一张超高分辨率的照片。



 谷歌艺术相机


而今,用户可以在谷歌文化学院(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的官方网站上搜索到1千张来自于世界各大博物馆珍贵作品的超高清图片。据谷歌方面透露,未来他们将陆续把20台谷歌艺术相机带到全世界的博物馆中进行拍摄,这也意味着将有更多的数据被谷歌免费收入囊中。那么,博物馆在这场交易中的“利”在何处?


 通过谷歌相机拍摄的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August-Dominique Ingres)的作品《霍松维勒女伯爵》(Comtesse d'Haussonville),该作品来源于弗里克美术收藏(The Frick Collection)


 通过谷歌艺术相机拍摄的卡米耶·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的《苹果丰收》(Apple Harvest),该作现藏于达拉斯艺术博物馆(Dallas Museum of Art)


毋庸置疑,让作品有更多的机会进入公众视野是大多数艺术机构所考虑的首要因素。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美术馆(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的首席信息官道格·艾伦(Doug Allen)认为,通过这样的方式,博物馆就有机会将馆内精品带入到更多人的视野中去,观众也能够近距离观看作品的细节。当然,并非所有的作品都可电子化,这其中博物馆有着更多的考量。艾伦同样表示:“我们对于‘艺术品电子化’这一理念的定位是要确保将作品放到了网络人群最为集中的地方,无论是自己机构的官网,还是像谷歌、ArtStor等平台,我们并不觉得这两者之间存在着竞争”。

 

巴尔吉耶艺术基金会(Barjeel Art Foundation)也是该项目的获益者之一。日前正在伦敦白教堂美术馆(White Chapel Art Gallery)举办的展览“不完善的年表:绘制当代艺术I”(Imperfect Chronology: Mapping the Contemporary I),便是策展人奥马尔·哈利夫(Omar Kholeif)在网上看到巴尔吉耶艺术基金会的收藏后向其借展所成。展览的另一位策展人Suheyla Takesh同样认为:“通过谷歌的线上曝光,博物馆在项目展开与合作上也迎来了更多的机会。”



展览“不完善的年表:绘制当代艺术I”(Imperfect Chronology: Mapping the Contemporary I),图片来源:伦敦白教堂美术馆


VR绘画软件“Tilt Brush”


今年4月5日,谷歌还推出了VR绘画软件“Tilt Brush”,由此,在3D虚拟空间内作画成为了可能。随后,谷歌文化学院实验室邀请了6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巴黎实验室进行驻留,一同探索“Tilt Brush”,并将整个过程录像以供人们从不同角度观看艺术家的创作全过程。




▲ 街头艺术家Jorge Rodriguez-Gerada用Tilt Brush创作3D作品



▲ 英国艺术家Chu用谷歌Tilt Brush创作的作品

参与体验的艺术家Dokins感慨:“当我进入这个虚拟空间后,之前所有的创作构思灰飞烟灭,一个崭新的世界就这样打开了。”而涂鸦艺术家Chu也表示了对“Tilt Brush”的认可,“这将彻底改变我们观看艺术的方式,身临其境的体验实在是太妙了。”


关注《艺术新闻/中文版》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