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网综赶超电视综艺,之间的差距或将消失,中国综艺的出路在哪?

传媒今报2021-07-19 06:41:03

相比电视剧市场的爆款频出,2017年上半年综艺市场显得有些黯淡。综N代颓势明显、现象级节目稀缺、新晋综艺大半扑街,回首上半年,似乎仅有几档文化类综艺节目勉强挑起大梁。政策的趋紧、受众审美的提升以及原创力的匮乏都是造成综艺市场步履艰难的原因,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内综艺市场红利期已过。


但值得引起注意的是,2017上半年中网综节目正在从节目质量、制作投资、招商吸金等所有方面疾步追赶电视综艺,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网综与电视综艺之间的差距或将消失。那么综艺节目的出路到底在哪儿?


现状政策收紧

综艺节目遇瓶颈


经过此前的“限娱令”、“加强版限娱令”、“限娃令”、“限模令”后,今年6月1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的通知》,其中多处涉及网综,对网络视听节目的创作播出提出进一步要求。网综在经过野蛮无序的生长后,将进入严管时代,部分爆款选秀类综艺节目遇到了不小的变数,亲子综艺和部分脱口秀综艺也或多或少受到影响。


回看综艺圈这几年,如果说《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接连开启了国内综艺市场的“黄金时代”,那么从去年起,综艺圈的“冰河世纪”开始初显端倪,在政策趋严、明星成本过高、爆款综艺匮乏、注意力成本日益高涨等问题出现后,今年的综艺节目更是进入了“瓶颈”期。


《奔跑吧》


纵观整个综艺市场,引进的节目依然占很大比重,正在热播的几大热门综艺大多都是从韩国、美国所引进的节目模式,原创类节目少之又少


由此所带来的便是综艺节目同质化更趋严重,甚至不少综艺的名字都大同小异,“花样”系列、“爸爸”系列、“挑战”系列、“喜剧”系列、“中国”系列等等众多相似的综艺节目,光名字就让观众被绕晕,内容也极为雷同,如此同质化的综艺节目让不少观众失去了新鲜感。


在传统综艺节目中,延续以往优质品牌的“综N代”节目一直是重头戏,今年的暑期档也不例外。但是,也有分析认为,制作到了“第N季”后,这些品牌节目会不同程度出现疲态,对观众的吸引力也逐季下降。排列组合般的明星阵容,让很多依靠明星的“综N代”综艺节目的吸引力变得越来越小,观众对核心内容的关注和挑剔,让这类综艺受到了不小的挑战。



此外,综艺节目的受众人群本来就较为狭窄,过多的节目都在争夺15岁-30岁之间的人群。但今年手游《王者荣耀》的出现,恰恰分流了综艺节目的这部分观众群,虽不愿承认,但这确实是今年暑期综艺节目的一大劲敌。“之前我课余时间最大爱好就是看综艺节目,但是现在都在玩《王者荣耀》和其他一些手游,都好久没有看过综艺节目了。”有网友称自己是综艺迷,但今年的注意力明显被手游所吸引。转战手游更重要的原因还是由于每周末让他期待的综艺节目越来越少,节目的趣味性越来越差。


竞争暑期综艺各有特色

新老综艺同场PK


众所周知,每年的6月1日到8月31日一直都受到电影院、电视台、视频网站的重视,成为拼电影、电视剧、拼综艺的必争之地。今年的暑期档刚刚过半,各大卫视和网站的综艺节目可谓是百花齐放,大家所熟知的《极限挑战3》《中国新歌声2》《来吧冠军2》《奔跑吧》《了不起的孩子2》《姐姐好饿2》《欢乐喜剧人》等“综N代”节目依然强势霸屏。


当然,《中餐厅》《中国有嘻哈》《爱上超模》《大脑性感的男人》等不少新面孔也让人眼前一亮。《见字如面》《中国谜语大会》《非凡匠心》《朗读者》《诗词大会》等几个在面世之初就被称为综艺界一股清流的文化类综艺,也延续着清新的风格。



2017年,是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的二十周年,作为中国最早也是最长寿的综艺节目,自1997年创办以来,见证了中国电视收视战的几番风雨,随着综艺节目雨后春笋般涌现,《快乐大本营》在二十年间也不断进行着创新与改版,对节目模式的调整,为的便是能够“长寿”。如今所看到的《快乐大本营》和二十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节目偏向、构成、节奏等方面都进行了很大的革新,但近几年《快乐大本营》的收视率依旧逐年下滑。


此外,东方卫视《极限挑战3》播出两期节目后也成为暑期档综艺中的热门话题,播放量强势突破3亿。节目中除了有男人帮的“斗智斗勇”外,文化与公益也成为这档节目的新内核。在第二期节目中,极限男人帮与沙溢、王大陆一起来到中国四大武术之乡之一的佛山以武会友,弘扬中华武术文化。第三期节目更是在香港回归纪念日之际,去到了香港进行录制,大闹香江智斗“地头蛇”黄宗泽,上演惊心“地皮争夺战”。



除此之外,刚刚开播的《中餐厅》,赵薇等人到泰国创业,弘扬中国美食文化,与此前风靡一时的《十二道锋味》相比,中餐厅的节目模式更加灵活,减少了对明星效应的依赖,勇敢地走出国门,与国外的普罗大众深入交流,虽然同为美食类真人秀节目,但确实算得上是中国美食类综艺节目的开拓与进步。


趋势音乐类综艺审美疲劳

急需细分类型


要说在各大类型的综艺节目中,最火的一定是音乐类综艺节目,从刚刚结束的《歌手》、正在热播的《中国新歌声2》,到本周日即将召开发布会的新一季《蒙面唱将猜猜猜》,一直都轮番占据综艺节目热度排行榜的前列。


自7月14日开播以来,截至记者发稿,《中国新歌声》第二季前两期播放量超4.7亿,单期最高播放量近3亿,在2017年整个暑期的综艺节目中,这个成绩还是非常不错的,在所有综艺节目中依旧名列前茅。但相比几年前节目还叫《中国好声音》时万人空巷的情形,如今萧条的景象却愈发显露出来。这样的局面,既有国家政策对综艺节目的收紧,也有节目“审美疲劳”的因素。不少网友表示:“现在这些学员,哪还有什么素人,我看得都眼熟了。”



刚刚播出的《中国新歌声2》最新一期节目迎来一位大咖学员:张惠妹《母系社会》的作曲人颜力妃,不仅如此,她还是周杰伦的中学校友,在节目中曝光了周杰伦的母校趣事。虽然来头不小实力不凡,但确实都是些看腻了的熟脸,让观众提不起激情。


不可否认,随着《中国新歌声》这么多年的延续,圈子内可供挖掘的人才越来越少,有亮点的学员也越来越少,多是有背景有关系的“回锅肉”选手,而那英、刘欢、周杰伦、陈奕迅几位导师的“打情骂俏”,竟然成了节目的大看点。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由于有刘欢坐镇,今年节目原创歌曲的比重势必增加,这一点记者也从刘欢本人和导演组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尤其是首期节目中叶炫清的一首《从前慢》,深得刘欢赏识。


今年暑期Hip-hop音乐细分题材的《中国有嘻哈》横空出世,打造了今年夏天最火的一个词:freestyle,《中国有嘻哈》至今已播出了5期,节目水准和编排见仁见智,但从关注度来看,无疑取得了成功。这个节目的出现,让大量地下说唱歌手有机会站上舞台,也借节目的东风获得了更多关注,更让黑人嘻哈音乐走进大众视野。众所周知,嘻哈音乐一直以来都属于小众音乐范畴,甚至有些偏地下,尽管各地都有非常厉害的说唱歌手和组织,但还是难以成为主流音乐类型,但也恰恰是嘻哈音乐的小众,令其反而如外星人一般,吸引了大众的眼球。



音乐类综艺除了需要在自身节目赛制和选手开拓方面的创新,更是急需音乐类型的细分,分众化制作,来打破目前的“审美疲劳”。


热点主打年轻人市场

“网综”热闹有看头


虽然整个综艺市场都处于瓶颈期,但相比之前,今年的网综市场确实是非常热闹。有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全球网综共计264档,中国网综占到98档,暑期档与观众见面的就有《奇葩说》《姐姐好饿》《了不起的孩子》《变形计》等24部网站自制的综艺节目在网络上热播。


《姐姐好饿》


今年暑期档,既有《奇葩说4》《晓说2017》《拜托了冰箱》《妈妈是超人2》这样的热门系列网综,也有第一次与观众见面的《明日之子》《中国有嘻哈》等。整体来看,综N代、偶像选秀类、脱口秀、真人秀等节目类型争奇斗艳,但真人秀与脱口秀依然是重点,占到了暑期档网综市场份额的66%。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网综依然还处于发展初期,虽然已有部分综艺冲出一条自己的血路,但在激烈的竞争中,很大一部分依靠明星抢占眼球,以及几乎100%靠广告赞助来获取利润的商业模式,让网综的商业化十分艰难。《十三亿分贝》制片人马力就曾在其他节目中表示:“估计网综70%都是赔的。”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大部分的网综节目还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地。


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认为:“2020年网综的瓶颈会突破。”他在不少公开场合多次表示,因为2020年互联网网民将成为消费主力军,到那时80后40岁,90后30岁,网综到了以90、95后为制作主体的时候,会有更大范围的互联网模式产生。


此前,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土豆等各大网络综艺平台纷纷发布网综战略,以宣示其在该轮网综热潮中的坚定立场和信心。记者发现,网络自制综艺迎合年轻群体的节目类型和形式,就节目内容的“网感”来说,网综也表现出越来越重视年轻人的习惯和趣味,显网感特色,努力打造网感标签。


自然而然,网络综艺节目,算是传统综艺节目的一条发展之路,打破了时间、载体的限制,以及更为灵活的观看方式,必将挽回一部分观众。



编辑微信cuc1137106899

入驻平台: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搜狐、企鹅号等

投稿、商务合作、入群请添加:cuc1137106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