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嫖娼、吸毒、骂人、写作,如今再也找不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乌鸦电影2022-06-13 10:39:05


今天介绍一部“长舌电影”。电影中的人物各个吊儿郎当,能说会道,好管闲事儿。整部片子妙语连珠、金句不断、唾沫横飞…

 

这就是米家山导演的:《顽主》



上世纪80年代末,这是一个崇尚“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时代。那年头,大学生是稀缺动物,诗人作家是最受欢迎的职业。要是不会写两句诗,你连对象都找不到。

 

一头名叫“王朔”的怪兽,闯进了那个宁静时代,横冲直撞,高喊着:我是流氓我怕谁!



王朔,出生于1958年。在军区大院长大,生性顽劣,十多岁时就蹲过三个月班房。1978年,王朔在一个部队仓库里当卫生员,在仓库里写出了他的第一部小说:《等待》。

 

1986年开始,王朔在中国文坛如彗星般崛起,成为当时中国最受瞩目的作家。江湖上流传着,他的匪夷所思、惊世骇俗的传说。

 

这部《顽主》,改编自王朔的同名小说,里边有太多他本人的影子。



顽主是老北京土话,指不务正业,拉帮结伙,整天瞎混的小混混,或者纨绔子弟。

 

上世纪80年代,北京。

 

于观、杨重、马青,三个“顽主”,经营着一间名叫“三T”的公司。何为“三T”?就是“三替”的意思:替您排忧,替您解难,替您受过。

 

路过的群众对着公司招牌指指点点:什么三T公司,跟卖杀虫剂似的。



说白了,就是帮人解决问题的公司。比如说,某领导痔疮发作,肛门大出血,请医生出急诊。这医生恰好和女友有约,就可以聘请“三T”公司替他赴约。



于观、杨重、马青,在开展业务的过程中,遇到了各种千奇百怪的顾客:道貌岸然的德育教授,张口闭口五讲四美,却常在街上偷瞄姑娘的大长腿;睡了人家姑娘不擦屁股的肛门科大夫;视人命如草芥的导演;臭不要脸的下流作家…



网络段子手都该看看这部电影,千奇百怪的各种段子,让人耳不暇接。

 

比如,有个家庭妇女是这样骂老公的:你回来干嘛?接着和你那帮哥们儿侃去啊!往那儿一坐,屁股发沉眼发光,跟抽水马桶似的,一拉就哗哗喷水,早知道你有这特长,中苏谈判就该请你去啊!外面跟八哥似的,回家怎么一见我就没词儿了?

 

马青说:我改!

 

妇女接着骂:改?改屁!除了尿床,你这辈子改什么了?



比如,文艺女青年说:弗洛伊德说,当儿子的都想跟自己妈结婚,对不对?(恋母情结)

 

杨重说:跟我妈结婚那是我爸。我不可能在我爸跟我妈结婚之前先和我妈结婚,错不开啊!



马青说:结婚特没劲,哪像人家外国啊,跟谁都能睡觉。我特佩服人家外国女的,睡完就完。无论怎么睡,也不扭着男的胳膊买这买那。

 

文艺女青年:…



手淫青年向3T公司咨询,如何根除恶习。

 

杨重给他的建议是:内裤要宽松,买俩铁球一手攥一个。天亮就起,跑上十里二十里的。室内不要挂电影明星画片。那种感觉刚一出现,就去想河马想鳄鱼。实在不由自主就当自己是在老山前线一人坚守阵地,守得住光荣,守不住也光荣!



这些稀奇古怪的对话,大多都出自王朔的原著小说。那个年代,作家都恨不得把书名取得特别高雅,特别脱俗,而王朔却拼命把自己往俗里整,是个不折不扣的“标题党”。


给你们看看他的书名:一点正经没有,我是你爸爸,千万别把我当人,谁比谁傻多少,你不是一个俗人,过把瘾就死…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些标题,全都是十万加选题。



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底初的中国。,改革开放的硝烟渐渐弥漫。,商业偶像渐渐崛起。中国就像是一辆狂奔的火车,轰隆隆的行驶在社会大转型的轨道上…

 

王朔就这样以惊世骇俗的方式,出现在中国人面前。他骂鲁迅、骂金庸、骂琼瑶、骂李敖、骂张艺谋、骂余秋雨、骂于丹…该骂的都骂了,不该骂的,他也骂了。

 

他口无遮拦、行事张狂…他匪夷所思的言行,既让中国人感到震惊不适,又特别的鲜活、生动、真实。他很可能是近代中国第一个敢于扯下权威面具,把高尚拉下神坛,踩在脚底,再碾上几脚的人。



他对所谓的“权威”“高尚”“伟大”的东西,似乎有一种天然的反感和敌视。而对于“低俗”“卑贱”“底层”,则有一种自然的亲近。

 

2007年王朔在采访中坦承,他自己嫖过娼。他觉得那些在性工作中挣扎的人,“都是最好的人,都比那些小知识分子要好,内心要干净得多、善良得多。”



但在王朔敏感、易怒、攻击性人格的背后。还藏着另一个不被太多人知晓的王朔。

 

谈到自己的女儿,王朔这样说:我干嘛不对她宽容?我干嘛要对她严厉?我希望她干嘛呀?我什么都不希望她。我希望她快快乐乐过完一生,我不要她成功,我最恨这词儿了。什么成功,不就是挣点钱,被傻逼们知道吗?


电影《顽主》中荒诞一幕:“作家们”领了一个泡菜坛子奖杯


2013年,女儿大婚,婚宴设在北京霄云路的一家法国餐厅,冯小刚是主婚人。

 

作为父亲的王朔却没有出现在婚礼现场。缺席的原因,谁也不知道。出席婚礼的陈丹青说:他扛不住,他没有勇气站在这儿。

 

在《致女儿书》中,王朔对女儿王咪说:煲汤比写诗重要,自己的手艺比男人重要,头发和胸和腰和屁股比脸蛋重要,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

 

原来,桀骜不驯的顽主内心深处,也住着一个暖男。


2016年,28年后,《顽主》主创再聚首


2007年,凤凰卫视对王朔有一个专访。主持人说:您终于变得被人民认可了…

 

王朔回道:什么叫被认可?别吹牛了!你们爱认可不认可,我是在过我自己的生活,你爱看不看,和我没有关系,我也不是为了取悦你们,人民别吹牛。



前年,2015年2月。多年没露脸的王朔,接受了《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访。据说王朔“过着极其规律的生活,早起,早睡,越来越像一只猫。”


放眼当下,我们很难再找到这样一个人:庸俗、刻薄、玩世不恭,却又如此耿介、真实、光明磊落。


点击观看王朔怒骂记者视频



乌鸦微信号:wuyadianying  微博:乌鸦电影

乌鸦最新动态将在朋友圈跟微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