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如何通过生小孩统治世界?

2022-06-19 06:48:41

上面这串符号,并不是一段无意义的乱码,而是埃隆·马斯克第七个孩子的名字。·很酷根据这孩子他妈的解释,这个名字的意思是:未知(X)+爱与人工智能(,精灵语)+一种高速侦察机(A-12)。别看名字奇葩,马斯克对这个新生儿倒是宠爱有加,老在推特上晒和他的亲昵照。不仅如此,马斯克说自己还想要第八个孩子,最好是个女孩。并且在最近,这位科技巨头更是宣称,不仅我一个人要多生,全世界的夫妻都要多生,如若不然,那地球就要完蛋了!为啥科技大佬马斯克要转型做“生育推广大使”呢?按照马斯克自己的想法——多生娃儿,才是拯救人类文明最好的方法。“人口崩溃,可能是人类文明未来面临的最大风险。”这位亿万富翁在推特上写道。在马斯克看来,今天新生儿的减少,就意味着未来有效劳动力的减少。而没有劳动力,那再伟大的文明工程,也都没法实现了——包括这位大佬一直心心念念的火星移民计划。“火星目前居民数为零,急需新鲜人口注入”,然而,“现在成人纸尿裤卖得却比婴儿纸尿裤好”。在社交媒体上,马斯克忧心忡忡。而他的担忧也确实有一定的道理,根据医学杂志《柳叶刀》最近给出的数据,2017年,全球的平均生育率仅有2.4%。按着趋着,到了2100年,平均生育率很可能会掉到1.7%以下。于是,为“挽大厦于将倾”,马斯克在网上多次表示要以身作则。到今天为止,他一共生养了8个小孩,除了长子因病早夭,剩下的7个最大的17岁,最小的1岁。老马不但要接着生,还要亲自抚养,当个好爹。他经常在采访时透露一些自己独特的育儿经,比如不给小孩灌输性别的刻板印象,带着小婴儿看《战争启示录》啥的。但不少媒体报道,上面这些其实都只是做做样子做做底下,马斯克根本就不喜欢养小孩,他曾说过:“婴儿,就是只会吃和拉屎的机器。”而且,在教育上,这位亿万富翁也根本不是亲力亲为,而是把它们都交给了一所名为ADASTRA的学校。这所学校由马斯克本人创办,是他诸多“改变未来”项目里,最少提及,已知信息最少的一个神秘教育机构。根据一些外媒支离破碎的捕风捉影,我们只能大致知道:1.这所学校不对外招生,只接收马斯克的子女和SPACEX的员工子女。2.这所学校得到了一位曾在比弗利山庄(全世界最尊贵住宅区之一),开办“天才儿童学校”的教师的支持。3.在这所学校,学知识只看能力,不看年龄。看上去,这妥妥是一所为未来精英所开设的私立学院,根本就不是那种一般人能上的公立学校所能企及的。因而,在许多欧美网友看来,马斯克这套“生孩子拯救世界”的言论,完全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用自己身价过亿的标准来要求全人类。·恶搞答案更重要的是,对于多生这个问题,马斯克的话其实也只说了一半。在2015年一本叫《埃隆·马斯克:特斯拉、SPACEX和对美好未来的探索》的书里,他说,未来值得担忧的,不是“新生儿越来越少”,而是“聪明的新生儿越来越少”。所以阴谋论者认为,马斯克多生背后的真正目的,其实是对于美国“优生主义”的一种延续。在过去的100年内,“延续家族优质基因,精英化培养后代”的育儿思路,在美国的精英上层(尤其是科技精英)一直都很有市场。像大名鼎鼎科学鬼才尼古拉·特斯拉,就曾在1935年接受《LIBERTY》杂志采访时说:“到了2100年,优生学将普遍确立……(现在)一些地方已经在对罪犯和疯子进行绝育,但这还不够……不符合优生条件的父母,都不应该被允许生产后代……一个世纪后,一个正常人不会再想到与一个不适合优生的人结婚,就像她不想嫁给一个惯犯一样。”硅谷之父,物理学家威廉肖克莱也曾希望美国科学院可以调查国内各种族群的智商水平,理由是担心智商水平太低的族群要是生娃太多,会把整个国家给毁了。·威廉肖克莱肖克莱甚至还设计了一套“自愿绝育奖励计划”,让政府给那些智商在100以下,主动选择绝育的人每人1000美元,以此来表彰他们为人类未来所做的“牺牲”。·这东西现在还有延续,图片里的PROJECTPREVENTION是一个美国非盈利组织,它向吸毒者支付现金,用于自愿进行长期节育,包括绝育。而马斯克不仅被称为“硅谷钢铁侠”,其企业生产的汽车叫作“特斯拉”,还被传,与两年前离奇死亡的杰弗里·爱泼斯坦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而爱泼斯坦,便是优生学最疯狂的代言人。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位“富淫”生前的最大梦想之一,就是实现“人类牧场”计划。也就是把数十名“品质优秀”的女性,拐骗到他位于新墨西哥州的大牧场里,让她们全部都怀上、生产出他的孩子,完成他所谓的“人类优质基因的遗传”。·就这儿爱泼斯坦甚至还考虑过把自己的大脑和生殖器官冷冻起来,以便在未来技术成熟的时候,继续进行繁衍。而在他去世后,全球有130人自称是他的私生子。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位邪恶的投资人倒是真响应了马斯克“多生小孩”的号召。正因如此,阴谋论者认为,马斯克虽然表面上说的是“我为人类的未来生小孩”,背地里其实是想做“爱泼斯坦第二”,想通过增加和优化自己的后代,进而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但实际上,马斯克之所以生养出了这么多的孩子,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他能。如果从收入的角度来看生育这个问题,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听过“穷人多生,富人少生”这个说法。毕竟,如果把生娃看作是家庭对未来所进行的一种投资,那么对较为贫穷的家庭来讲,与其追求某个孩子的质量,不如确保下一代的数量。用大白话讲,就是“万一哪个娃娃将来出息了呢”。所以,今年北欧三国的生育率,依然远远低于非洲的尼日尔和安哥拉,而布鲁克林贫民窟里的大家庭数量,也要远多于长岛的中产阶级们。·生育率对比但“穷人多生,富人少生”这句话里的“富人”,其实并没有囊括所有富人。根据GOCOMPARE近年的一份调查,在欧美的亿万富翁群体里,只生一个娃的仅占9%,而有5个以上孩子的却占了21%。无独有偶,2008年,《纽约时报》的总编也在采访中表示,过去十年间,在全美收入最高的那1.3%家庭里,有三个孩子以上的家家数量出现了明显的增加。是的,多生的的只是穷人,还有那些最有钱的富人。而这其中这其中,也很好理解:当资产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许多困扰中产的生育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比如网站QUARTZ就在报道中举例说,对于很多事业有成的中产女性而言,生娃会耽误她们的晋升,会让她们抽出大量的时间来照看新生儿。而上述这些,对那些在豪门里雇佣人看娃,丝毫不用为自身事业而担忧的阔太太而言,根本就不叫事儿。可以说,如果对于一个贫穷家庭而言,更多的孩子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那么对于一个富豪家庭而言,更多的孩子,则意味着更多的炫耀资本。·贝佐斯家族在纽约这种大都会的富人区,能养得起四五个孩子,恰恰证明了这家的父母财力雄厚。《公园大道的灵长动物(PRIMATESOFPARKAVENUE:AMEMIOR)》这本书中写道:曼哈顿上东区的阔太太们会佩戴写有她们孩子名字首字母的戒指。戒指的数量越多,就证明这太太所在的家族越富有。与这种生育攀比相配套的,则是像PRADA、GUCCI这样的奢侈品品牌所推出的婴儿用品,一个尿布袋能卖到几百甚至上千美元。而当育儿被资本化,那么伦理的底线便开始受到接连不断的冲击。富人们不仅想要多生,还要按自己的心意去生。比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生育研究所就经常会接到有钱人的电话,询问能否定向选择他们下一个宝宝的瞳色。而有钱人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家研究所和其同行一样,开设新生儿性别选择业务,2000美元起价。·性别选择当然,与代孕比起来,上面的还都是小意思。一旦生育不再借由母体10个月的漫长孕育,而是“借她之身,生己之后”,那么生产这一行为,就有了“工业化”和“流水线化”的可能。于是,在亚洲,日本财阀之子重田光时搞出了个“千子计划”,想借用泰国的代孕合法化地界,搞出1000个自己的后代。·9/1000而在欧洲,则有俄罗斯酒店富豪和他妻子“生100个孩子”的繁衍构想。这个构想整体耗资80万英镑,现在已经创造出了22个代孕子,由16个保姆全天候呵护照看。与上面这些案例相比,马斯克在生育这个问题上反而显得有些过于保守了。所以,有钱人多生孩子这个事儿,和阴谋论关系不大,也不是优生学在作祟,归根结底,它只是一种生命体骨子里的本能与资本这个怪物结合后,无限膨胀出的可怕模样罢了。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那部叫作《圣天秤星》的叫作。在小说中,凭借基因改造和克隆技术,一个叫凯恩·诺思的家伙,让他的克隆人后代遍及全宇宙。在庞大的星域里,诺思一族是大财团的掌门人,在其他人的眼里,诺思这个姓氏代表着豪门、金钱和权力。《圣天秤星》的故事开始于一个世纪后的2143年。可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那个由血脉而不是个体所操纵的世界,却似乎并不仅仅是一个小说里的奇思妙想,而是一个我们或许会迎来的可怕未来。房屋装修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