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让世界听见》,回忆我的音乐启蒙

布衣独品2021-02-22 10:12:49

刚就着铁观音看完了湖南卫视的原创音乐公益真人秀《让世界听见》,听到汪峰用孩子们的故事改编的《那年我五岁》,竟然听哭了。


我对电视节目一向不怎么感兴趣,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综艺;但是这个节目是我2017年唯一追的综艺节目。


对这个节目最开始的兴趣,来源于“公益支教”,在2011年我刚知道间隔年(Gap Year)这个概念的时候,就萌生了去支教度过间隔年的想法,2013年,我徒搭川藏的时候,目睹了路边对来往车辆举手敬礼的彝族小孩,更想去支教了。


回来查阅了很多资料,加了很多支教的群,别人建议我说:支教最好是长期的,而不是短期去尝试新鲜。我苦于无法抽出一段超过一年的时间,最终支教没有成行。


鉴于我自己的过往和认知,我觉得《让世界听见》无非是和《变形计》一样的作秀综艺而已,加之实在无法想象那个抱着吉他唱摇滚的汪峰和山区孩子们相处的样子,抱着看笑话的心态,看了节目的第一期。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因没有时间看直播,还专门下载了芒果TV的APP,毕竟是湖南卫视的亲儿子,节目更新得很快,基本零点刚过就会更新上线,我也第一时间去看。


其实我是个不折不扣的音乐白痴,天生的五音不全加公鸭嗓子,追这个节目,是觉得这个节目很温暖,让我见识到了合唱的魅力,也很感动我,一度数次为之落泪。


渔樵耕读,田园牧歌,是中国人理想中的农村生活。大山里的声音总是那么清澈纯净,但是孩子们却有一个相对更多城里孩子们来说更为艰辛的童年;步行数公里山路去上学,没有音乐老师,一天只吃一餐饭...等等等等


十期节目,汪峰执教的向阳花合唱团唱了《朋友》、《灯塔》、《向阳花》+《石头在歌唱》、《那年我五岁》;蔡国庆执教的大白菜合唱团唱了《瑶山咚咚歌》 +《大梦想家》、《同一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


看到孩子们从刚开始的五音不全,到能够完整的演绎一首歌曲;从乡村礼堂表演再到北京中山音乐堂打动评委老师;向阳花的团宠光布和大白菜的开心果翟光明都让我捧腹。看到孩子们的成长和转变,由唯唯诺诺变得自信阳光,从不敢唱到大声唱。想来,他们幸福的。


对于他们的改变,我无比羡慕,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我的音乐启蒙之路。或许说我的音乐到现在还没有启蒙。


【一】

记忆里,我听到最早的歌声,是邻家大伯唱的山歌。对,我是少数民族,虽说血统不是那么纯正的少数民族;我们的祖辈和父辈,在那个物质文明不丰富,精神文明极度缺乏的年代,还是喜欢吼上几句山歌。


按辈分叫的大伯的,实际年龄要比我父亲大很多,记忆里他就是一个开心果式的人物。我家住在半山腰,他有一块地在我家的后山头;天刚蒙蒙亮,大伯就带着农事工具上山去理荒秽,他的山歌,是我不得不起床去上学的号角;而他带月荷锄归时,听到他唱的山歌,我就知道晚餐时间到了。可惜,那时年幼,尚不记得他唱的是什么。

ps:这算典型的土家民歌,大家可以欣赏下


【二】

又被歌声打动,是1997年冬天,南下打工的父亲,千里迢迢从福建扛回家一台彩电和一台步步高的VCD。想来好笑,我父亲平时一出口成脏的人,为了怕我们被学坏,愣是没有买一张故事碟片,捎带回家的全是盗版的音乐碟;大多是卓依婷翻唱的各种歌以及十大金曲,至于现在很多同龄人津津乐道的十二大美女的碟,竟然一张也没有。


我花了半天时间捣鼓会了VCD的操作,这也是我父亲为数不多夸我聪明的一次经历。然后我就开始了被各种流行歌曲环绕的童年。


当别的小朋友还在听儿歌或者电视剧主题曲时,我已经开始听《孤星泪》、《世界第一等》、《珠穆朗玛》、《领悟》、《潇洒走一回》、《笑红尘》、《左右为难》...诸如此类的歌曲。


这也让我到现在,听歌基本只会听老歌,我接触新歌的方式,一定是偶然听了觉得好听,才会试着去找来听。但很多同龄人不会唱的老歌,我都会哼哼两句;某次和朋友去KTV,为照顾某前辈,点了一首董文华的《长城长》,我还能跟着唱,惊呆了众人的下巴。


【三】

再次被歌声打动,是在2005年的秋天,我有幸考进了县一中,在一天的军训完成后,聚集在教室唱歌,是我们雷打不动的节目。


我有个同学叫向建国,在县城里学过声乐和乐器,听别的同学介绍,他是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这也让他迅速成为我们班女生倾慕的对象之一。


某天军训完成,教官到教室组织我们唱歌,兴许是心血来潮,教官没有像往常一样组织合唱,而是叫大家独唱,向同学有幸被推举上台唱歌。


记得那天他感冒,嗓子状态不是很好,拗不过大家的热情,唱了一首《知足》,当他唱到“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上天空,为了你,而祈祷、而祝福、而感动”的时候,我听见了心中某种东西化开的声音。


其实在那以前,我从没有听过现场,每天哼哼唧唧的唱歌,也是毫无技巧可言。当我听到一个有过声乐培训基础的人的现场,让我震撼,也真正让我感觉到音乐的魅力。


我高中念了九个月,没有学习到太多的音乐知识,就匆忙来到的城市。但我现在去KTV的必点曲目,一定有《知足》。


【四】

2006年,我17周岁,在一个眼镜厂做工,每天的任务就是把约合4000根钢丝和铜杆扦插组合在一起,构建成眼镜镜腿的半成品。


尽管互联网在90年代就成型了,但是那会儿,旧时的王谢堂前燕,才飞入我等寻常百姓家。我痴迷于去网吧上网,从百度音乐下载MP3听,还有一个叫QQ163音乐网的网站,可以看很多精彩的MV,那曾是我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精神食粮。


拿到第二个月工资,那会儿月基本工资600,我去玉环县的港台商城花了180块买了一MP3,大概能装下几十首歌。下载的第一首歌,是李克勤的《红日》;当时并不会自己下载,街边有那种手机服务店,提供下载歌曲的服务,一首歌收费1块钱,20块可以让你的设备装满。我每天把耳机塞在耳朵里,除了睡觉和洗澡,别的时间都舍不得摘下来。


再后来,有了智能手机,结识到酷狗、QQ音乐、酷我、天天动听,各种音频软件,下载歌曲变得轻松自如,甚至可以花少许流量,在线听歌曲。


我仍不会唱歌,依然怀念老家那悠扬的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