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影音乐中与你喜欢的古典音乐相遇---电影原声欣赏之二

寻常阅色2020-08-30 10:57:08

如果你想欣赏古典音乐而又望而却步的话,从电影音乐欣赏开始是个不错的选择。

首先,音乐是一种情感的载体,欣赏的真谛在于和音乐产生情感上的共鸣,而通过聆听电影音乐,听众能更好地体会到音乐所要表达的感情。

另外,电影音乐中经常运用古典音乐的华彩选段,这也是电影音乐可以作为古典音乐入门选择的原因之一。现当代有很多古典作曲家都为电影制作过电影配乐也成为了经典。如格什温创作的《蓝色狂想曲》,笔者很喜欢的著名钢琴家肖斯塔科维奇还亲自为电影原声演奏。

总体来说,欧洲的电影原声音乐和欧洲电影一样强调本身的艺术性,受众不是很广,碰到有些文艺风爆棚的电影就更加小众。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些电影的原声即使刨除电影的因素,也有历久弥新的价值。比如说即使不喜欢《天使爱美丽》这部电影,但不影响我对它的原声给予很高评价。

与欧洲的电影风格不同,美国电影的各个环节十分商业化,并且老少咸宜。各地优秀的艺术家都争相到美国发展,这使得美国电影原声并未呈现出统一的风格,反而充满了多样而又富有活力的文化要素。而且由于资金因素,制作水准远超过其他国家。

2000年,旅美大陆作曲家音乐家谭盾就凭借《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声音乐提名,同时著名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和歌手李玟都参与原声音乐制作,使得华语电影配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其中《The Eternal Vow》作为华彩乐段最为脍炙人口,推荐大家试听感受一下。

在谭盾之前,喜多郎就已经开始参与好莱坞音乐的制作。偶然听到他为奥利佛斯通“越战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天与地》制作的电影原声。如果一定要为电影原声分级的话,我绝对会把这部原声归为最高的那一级,无保留推荐。

如果对喜多郎感兴趣,还可以搜索一下他为《宋家王朝》制作的原声。电影配乐生动再现了中国近代史叱咤一时的宋氏家族跌宕起伏的动人故事。乐曲融合东西方乐器,既有西方的交响乐和钢琴,又有中国的二胡、琵琶和杨琴。主题曲高潮部分还可听到小提琴与琵琶曲相互辉映,曲调气势磅薄又契合三姐妹“中西合璧”的魅力气质。

能够代表好莱坞电影配乐制作水准的有四位配乐大师,分别是约翰·威廉姆斯(JohnWilliams)、汉斯·季默(Hans Zimmer)、詹姆斯·霍纳(James Horner)和约翰·巴里(John Barry) 。

约翰·威廉姆斯经典作品很多,他喜欢大量使用交响乐。

詹姆斯·霍纳有很多经典的电影配乐,但风格过于单一。按业内的说法:他喜欢将以往作品的精华部分杂糅到一起做加工处理。但他还是有许多值得推荐的作品,如《勇敢的心》(Brave heart)和《泰坦尼克号》的电影配乐,都值得一听。他为《阿凡达》制作的配乐,借鉴了很多土著音乐和世界音乐的元素。

约翰·巴里是当代最具代表性的大师级电影音乐家之一,曾以《冬之狮》,《狮子与我》,《走出非洲》和《与狼共舞》获得四座最佳原著音乐金像奖。他的早期配乐作品以007系列最为脍炙人口,有着鲜明的音乐形象与历久不衰的流传魅力。后期的作品则转变成细腻唯美的浪漫史诗风格,如《时光倒流70年》,《走出非洲》和《与狼共舞》等,不仅在各项电影音乐奖项上大有斩获,也成为唱片巿场上历久不衰的长青专辑。

最后介绍 汉斯·季默,他应该是好莱坞当前最当红的电影配乐家,不仅仅是因为大片争相找他制作配乐,他的团队也培养出不少年轻的作曲家逐渐在好莱坞挑起大梁。将电子合成器和传统器乐结合起来,就是从他开始崭露头角。他的配乐无论是早期的《雨人》、《狮子王》,后来的《盗梦空间》、《蝙蝠侠——暗黑骑士》都有很高的可听性。

电影作为多元化的艺术形式,它不墨守成规,在电影原声音乐中我们可以寻找到很多的音乐元素。多种风格的音乐家都很愿意参与到电影音乐的创作中来。可以说,电影音乐为欣赏音乐提供了一个崭新的、纯粹的视角。

如果你试着开始尝试接触不同的艺术形式,可能就会在电影音乐中找到喜欢的方向和风格。

往期阅读

聆听它们不需要正襟危坐

他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它就成了他——写给女儿和享受自然的孩子

埋伏在中年的蔡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