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汉语教学遇到中文歌曲

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2021-02-19 11:38:08

感谢您关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官方微信!如果您尚未关注,欢迎点击标题下方的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b p m f d t n l g k h j q x  z c s r zh ch sh……

声母?没错!这些都是汉语拼音中的声母,相信每一个以汉语为母语的同学都不会陌生,正确地读出来当然也不是问题啦。但是读的哪有唱的好听?耳边响起音乐,双脚打着节拍,身体跟着摇摆,一首汉语声母歌唱起来!

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下属教学点阿特拉斯学校有小学部和中学部,小学部共1-7年级,总人数五千人以上。学生们对汉语有着极大的兴趣,都希望开设汉语课,无奈汉语老师有限,在综合考虑学生年龄、人数和课业负担后,我们选择在五年级(共五个班级)和六年级(共六个班级)开设汉语课,每周一节课,以培养兴趣为主。

独唱中文歌曲“明天会更好”

小学生年龄较小,上课时注意力容易分散,如果不采用有趣的教学形式,教学效果会大打折扣。课堂活动和游戏是吸引学生注意力非常有效的方法之一,但是阿特拉斯学校小学部一个班大约有90人,有的班甚至有100多人,能够适用于这么多人数的活动和游戏并不多。《国际汉语教师词汇教学手册》、《国际汉语教师课堂技巧教学手册》等书中有大量的课堂游戏和活动,但是大部分的活动和游戏是针对小班制教学设计的,如果生搬硬套到100人左右的大班,结果要么是课堂乱成一锅粥,要么参与人数非常有限。

学生在家长会上合唱中文歌曲

那么,除了有限的活动和游戏,有没有适合非洲大班制教学的教学形式呢?我认为可以尝试一下中文歌曲。

众所周知,非洲人的乐感通常都不错,很多厉害音乐明星是非洲人或者是非洲人的后裔,例如迈克尔·杰克逊。什么是乐感?为什么他们的乐感这么好呢?“乐感”包括音准感、节奏感和旋律感,这些都是可以通过专业的测试评估的。人们在赫尔辛基大学发起的《乐感和遗传基因的关联性》研究中发现,非洲人有对乐感敏感的基因(此处省去学术语言一千字)。总而言之,学生们有这么好的音乐天赋,可千万不能浪费。因此,将汉语教学和中文歌曲相结合,增加汉语的乐趣,是十分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是否能找到和教学内容相契合的汉语歌曲呢?是否能找到与教学对象相契合的歌曲呢?请看下面。

A.完全契合型

如果你想教汉语声母,你可以在音乐播放器上搜索“声母歌”;如果你想教汉语数字,你可以在音乐播放器上搜索“数字歌”; 如果你想教生日,你可以在音乐播放器上搜索“生日快乐歌”。这些都是非常理想的状态,汉语歌曲和教学内容相契合。唯一的问题就是歌曲有各种版本的差异而已,内容大同小异,多下载听听,选择最合适的即可。

B.部分契合型

找到与教学内容完全契合的汉语歌曲是很难的事情,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找不到完全合适的,那么这时候退而求其次,一些“部分契合型”歌曲也可以拿来用。“部分契合型”中的“部分”有很大的随机性,有可能是1%,也有可能是80%。例如在给学生培训HSK一级的时候,我教学生唱吴克群的歌曲《大舌头》中的高潮部分,歌词是“说说说说说你爱我,我我我我说不出口”,主要是为了让学生记住“说”这个生词,其次是复习“你”、“我”、“爱”、“不”等词。“部分契合型”并不一定是单独使用,有时把它们很好地利用起来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例如有的老师在教十二生肖的时候会用这种方法。

教小学生们唱中文歌曲“好想你”


关于十二生肖的教学资料不少,例如王力宏的歌《十二生肖》和成龙的电影,但是王力宏的语速过快不适合初学者,成龙的电影过长,也不太适合在课堂上播放。我们听过很多歌词中带有“老虎”、“鼠”等动物的歌曲,将这些适用的部分挑出来教十二生肖也是很好的选择。

C.自我改编型

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歌曲,那就自己填词吧!曲儿都是现成的,把自己的教学内容填进去,只要押韵,不太尴尬就行。借用那些流行歌曲的曲子,只要不大规模使用或者用作商业用途算不上侵权,可以放心使用。

我曾尝试着把《快乐汉语课本》第一课至第八课的课文都改编成了歌曲。比如下面这首歌的歌词来自于《快乐汉语》课本第七课,曲调来自于电影《驴得水》的插曲《我要你》。

我要吃一个苹果。

你呢?你要吃什么?

啊,我要吃米饭,

我要喝果汁

我吃米饭

我喝果汁

我喝果汁


如果你没有听过这首歌的原唱,你也许会觉得改编还可以,不至于太尴尬。总而言之,教无定法,多多益善。无论什么教学方法,只要能够增加学生学习的乐趣,能够帮助学生更快地记忆,都值得一试。希望通过中文歌曲,能把汉语课变成快乐有趣的“音乐课”,让学生一遍遍歌唱,唱出对汉语的喜爱,唱出对生活的热情!


供稿|齐传鹏

供图|汪纯林(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歌曲|陈小雅

编辑|李冬冬

校审|刘岩、李冬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