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歌推送 | 原创歌曲:我以为我是一个过客,却忍不住将一切收留

蓬岛以左煮雪烧茶2022-05-09 08:08:38

             彑

-❶-

新歌推送 · 围炉话旧

         夂                 



围炉话旧

【原创歌曲】


蓬岛出品



惜惺惺想寻寻XXXXXXXXX

他们徒手爬上一座高峰
想登上山顶 将天地拥有
引来不知疲惫的旅人在此停留
她们曾用尽全力守护少年的梦
无意间和陌生人成为盟友

如今她们都已不再聚头
只是还会记得曾经约定
来年今日 围炉话旧

他们不曾倾吐过长路艰苦,我以为我是一个过客,却忍不住将一切收留。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STAFF

作曲 | 浮音
作词  | 左闸蟹
编曲 | 浮音
演唱 | 午夜航班尾翼
混音 | 斌哥
美工 | 洗多红在水
文案 | 早尾茶

新歌试听

向左滑动进入歌词页面

有人记得风雪大的那年
邻里都聚集在 深夜的小酒馆
围坐在炉火边取暖
替他将酒桌拍遍
歇在哪家旅店
有人记得二两酒的价钱
喧嚷声 招来街对面的老店员
问能否蹭两杯 借根烟
好几年都挂嘴边
说眼见青年走远


我还记得 风雪大的那年
人不多 都大声 唱着歌 眯着眼
惦记着路上 他可会
受不了饿不禁寒
被贼偷了盘缠
我还记得 那碗酒不好喝
小酒馆 转了又转 却寻不得
对街老店员 擦着窗格
他说酒馆搬迁了
我也很久 没去了

创作灵感

这几年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不管是对于boys,还是对于我。时间让曾经真实的一刻变成了一个纪念日。每每到这个日子,总免不了回忆起来。


“怀旧”这个词让被怀念的东西统统变成了尘封的旧事。那天晚上,一群天南地北的姑娘为了三个青涩的孩子,非常努力地投票的样子,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面貌了。现在我们不会再为一捧鲜花而兴奋流泪,也再也不会像当初那样聚集起来。我还记得当时首页上一起刷票,看着他们几度踏上舞台,有点骄傲地想着有我一份功劳。那天我们感叹着我们是没有黑幕,真金白银地把孩子送上台的。无数个打榜的日日夜夜,自豪地说我们是打榜起家,是对手闻声色变的榜单钉子户。


我们心里都有一份自豪,是我们陪他走上的这段路,我们送他走向了前方。


所以我虚构了这样一个送行的故事。


故事里,小镇上的邻居们为出远门的小镇青年送别,小酒馆地方不大,就可以纳下送别的所有人了,青年走后,大家在酒馆里喝酒聊天,想着他以后的路上,会不会冷啊,会不会饿,会不会被人欺负,会不会被小偷光顾,他下一站去哪儿,会在那家驿站投宿。


而小镇上的人们以后每年,都会在这天张灯结彩。送青年远行的那天,变成了镇子上的一个节日,也会有新客人慕名而来,听老邻居讲讲故事。


我们眼见着青年在画报上出现,眼见着他走的越来越高,越来越远了。


其实也没过几年,只是一个清晨赶着一个清晨,人们的步子迈得太快了,当初那个邻里间亲昵昵的小镇,早已经失去了以往的市井烟火气。人们不再在街头巷尾论家常,关系日渐冰冷。


到了这个日子,我才想起来,不妨去那个酒馆再喝一杯罢。


直到酒馆找不到了,我才慢慢相信。


那天,真的变成旧事了。



第一眼看见这首歌的词是在刚下班回家的公交车上,环境纷乱嘈杂。我单手扶着公交车的把手,快速浏览了一遍歌词,就迅速锁屏不敢再看第二遍。鼻酸眼热,生怕下一秒就要在公交车上大哭出声。


直到现在,一闭上眼都能回忆起三年前的今天,我蜷缩在宿舍一米二的小床上,看见他们小小的三个人走上台,对着全世界大喊:大家好我们是,TFBOYS! 的样子。


那是刚喜欢上他们的第二个月头,眼睁睁看着他们从【不在邀请名单内】变成当天晚上的【三冠王】。


围炉这首歌怕是写出了我这三年多来,全部的心路历程。


我还记得,风雪大的那年,他们的路狭窄的不行,风雨飘摇中,每一步都摇摇晃晃的,喜欢他们的人少的可怜,415是那群最初的老阿姨们拼了命的咬牙坚持,创造的第一个奇迹。


我还记得,那碗酒不好喝,酒里都是泪,苦的涩嘴,脸上却堆满了笑。大家一起兴奋的讨论着未来,送牛奶,送增高鞋垫,还有送黄冈大试卷的。


小镇已,好几年没有下过大雪。我不知道当初那帮和我一起流泪的人现在还在多少了,那帮人在出发的时候明明闹腾得最轰轰烈烈,走的时候却悄无声息的,一个又一个在关注列表里,消失了。时间都停止在了某一年的某一天,聊天记录也停在了某一时刻。有的改了名,为新生的小老虎呐喊助威。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酒馆,搬迁了,我也有很久,没去了。


其实我身边还有好多人,她们早就不刷微博了,她们心里又装下了好多的人,却还是会在朋友圈里为现在的他们嚎啕大哭,在很多人看不见的地方,回忆当初的一切,会在特定的日子心生感慨,会在听到熟悉的音乐时会心一笑,会在看到别人夸奖这三个小男孩现在无比优秀的时候,满心满眼的骄傲。


有人记得,风雪大的那年,这只初生的雄狮,向这个世界发出的第一声嘶吼。伴随着吼声,雪停了。


雪停的那天,他们出发了。


一切,开始了。


往期回顾

新歌推送 | 爱哪有山河壮阔,一点时间就足以消磨

新歌推送 | 岁月只堪三年记,吾思十年不可绝

新歌推送 | 即使一穷二白,也要帅气地拍拍灰站起来征服全世界

新歌推送 | 致我的青春,火影永不完结

新歌推送 | 多想给你,给你看我满世界的烂漫 ,然而,然而……


蓬岛外宣组 编辑 | 长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