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回顾|羊盟设计论坛之“原创的意义”主题探讨沙龙

山水比德2021-11-20 09:47:58


“原创的意义”主题探讨沙龙现场



Bad artists copy,Good artists steal.

毕加索


“Bad artists copy,Good artists steal.”,乔布斯在苹果发布会上引用了毕加索的这句名言,道出了原创设计的真谛。翻译成中文是,坏艺术家“拷贝”,好艺术家“偷窃”。


当然,这里的“steal”并非我们熟知意义上的偷窃,而是“偷窃”“别人没发现的珍宝”,也就是原创。


“在设计过程中,如何避免一味的模仿,进而产生有意义的原创设计?”

在羊盟设计论坛之“原创的意义”主题沙龙探讨会上,我们给出了这样子的答案:

原创和独立思考的精神!

分享嘉宾


立意可以借鉴

但创意不能雷同




利征

山水比德董事、副总裁

设计院副院长 

万达集团项目管理中心专家
中国人居典范最具创意设计师


利征先生提出,在原创的环节里,分“知和“识。第一阶段为“知”,借鉴和模仿的阶段,到了第二阶段已经是升级和延伸,这就是“识


从“知”到“识”的蜕变过程,需要设计师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对于借鉴和抄袭的边界,利征先生结合多年从业经验,提出三条明确的标准,他认为:


立意可以借鉴但是创意不能雷同;

目的风格可以相同但是具体元素不能雷同;

功能与空间可以借鉴但是不能同时雷同。


对于如何成为一名杰出的原创设计师,利征先生建议,要从生活入手研究设计,带来好处的设计才是好设计。


利征先生分享现场


”中标至上”的设计行为

会束缚原创设计的创新勇气




陈宏良

天萌国际设计集团联合创始人、总建筑师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羊城设计联盟副会长


陈宏良认为,与国外的设计单位不同,目前国内大多设计单位颇为保守。很多国内的设计师,往往以“中标至上”为选择设计行为的第一理由,缺乏突破和颠覆传统的勇气。


他以海航集团的南海明珠的项目举例。项目共得到国内外十几家设计单位的投标,其中国内设计师的方案,拘泥于满足甲方的各项细则,导致方案缺乏亮点,效果乏善陈可。而最终前几名的国际设计团队,基本都是大胆突破各种条框的限制,包括硬性的面积指标要求,利用不拘一格的创意打动国际评审团,最终获得好的成绩。


陈宏良先生分享现场


南海明珠项目OAB携手天萌国际设计团队设计方案



原创最好的状态

就是要回到孩童时代





丁劭恒

香港注册建筑师

香港建筑师学会会员

法国巴黎博士学院博士

美国德州大学建筑学硕士

美国德州大学房地产硕士

前P&T巴马丹拿国际董事合伙人

现职香港ADARC思為建築主持建筑师



关于原创



丁劭恒先生认为,除了上帝是原创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需要设计师去发现、去吸收、去积累、去提升,受到启发之后不断向前的过程。


关于抄袭



关于抄袭,抄袭是未经提炼的简单复制,应该加以批判,这是作为设计师及大众都应该深刻认识的底线。因为社会的不断进步,很多时候基于对固有事物的不断改良,因此,经有提炼、有思考的自我复制,某种程度上是可以接受的。



如何做好原创



对于如何做好原创,丁劭恒先生坦言原创设计师最好的状态,就是要回到纯真的孩童时代。最好的设计师,就是“小孩”。因为在孩童时期,孩子们没经历所谓的“熏陶和污染”,也没有过多外界信息的干扰。这个时候,他们的好奇心最强,想象力最为天马行空。


丁劭恒先生建议,不要为了追求原创而原创,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原创是值得用一生的时间去思考的事情。


丁劭恒先生分享现场



交流问答实录,讲师金句不断



沙龙对谈环节



Q

大家都在提倡原创。原创对于设计师,对项目或者事务所有什么样的目的和意义?



丁劭恒:原创本身是用来回答人随着时代进步不断发展变化的一种诉求。所以要贴近原创必须要洞察社会热点与现像,这些观察和累计是你逐步创作的原点,很难从一个项目或者案例直接复制过来,对社会的认知和关系的建立都不太可能,希望一些团队或者是热爱建筑学的人从关心社会开始,对于社会、地域、居民的需求才是原创的动力。


陈宏良:有一部电影叫做《源泉》,是40年代美国的电影,以建筑师为原型,一个非常有创造力的一个建筑师,但是他非常潦倒,有一次他和别人有一个合作的机会,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他的设计任何人都不能改,于是设计完后他就去度假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楼也盖好了,但是他的设计也改的面目全非,他便偷偷的用了炸药把大楼炸毁。后来在法院审判的时候,他慷慨陈词,说创意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源泉,其他的追随者都是廉价的,创意是无价的,所以我会想一切方法保护社会的这些创意,有价值的东西,最后也给他判处了无罪。故事是虚构的,但是很具有现实依据,美国社会非常的重视知识产权、智慧产权的保护。真正推动社会是不断的发明和创造。



Q

自己的原创作品被抄袭了怎么办?



利征:对于设计原创极致的追求,一但破坏了它就会打破一种使命感,客观来看中国还处于发展当中,所以会结合这个主题。第二个是借鉴与模仿,需要快速发展,又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和资源来做原创的尝试,不得已选择一个更为捷径的方式,我们要对这个现象有包容的心态,再过十年,历经发展,我们再来讨论这个话题肯定是不一样的。



Q

原创与复制,是怎么对现在的设计市场造成影响的?



利征:先讲个例子,全地球最大的开发商公司他们在六年前需要快速发展,就跟我们说标准化,快速的复制,所以他们在哈尔滨、海口、兰州的项目都是一个设计套路,不允许原创,一定是拿原来的重复来做,因为他们处于快速发展到阶段,需要这样的一个方式。但是我们在和同事提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就预言,5到6年后它一定会创新,无论是企业也好还是客观环境也好,它的变量已经到达一个需要创新的层面。果然,以前只做欧式风格的标准,现在全部都自己开发,开始做其他风格的尝试。所以我觉得原创与复制是一个螺旋式的辩证关系,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意义。

 

丁劭恒:这个世界真的没有100%的原创,我同意利总的观点,在中国现阶段螺旋发展的轨迹。我不批判不抗拒有改良的复制,大规模的社会诉求不适用于原创,它的效率是很低的,金字塔的底部肯定是有大量的重复,有所改良的一个状态,但是复制的过程中需要尊重知识产权,那么在改良的过程中肯定有自己独特的东西存在,不然就是抄袭了。社会是一个很错综复杂的环境,大量的复制来推动社会的发展是好事。



Q

设计的原创和抄袭很多时候是一个模糊的界定,到底是到达哪一种程度才算越界抄袭?



利征:我想起来早年腾讯的即时通讯软件OCIQ ,它也是模仿了国外的软件,你觉得它是原创吗?它可能也是借鉴,像微信现在成为全球最大的即时通讯软件,超过QQ以及境外其他软件,所以全球大多数国家开始用微信了。所以刚刚丁博士讲的,真正的原创真的很少,金字塔的顶端比较是稀有。

 

陈宏良:原创等于就说要去突破别人研究的东西产生新的东西,那么你的突破其实已经站在一个前人的肩膀上,所谓的创新,更像是借鉴,某种程度上来讲还在继续。所有的设计都从自身出发,从自己的内心出发,从现有条件出发,他就比较容易做出一个别人没有的东西,其实过程中我们不断的在参考和借鉴别人的成功,如果方向正确,不管是借鉴还是模仿,有些行为是合理的。

 

丁劭恒:所有做创作,电影文化音乐都是这样子,我觉得底线是要有的,就像这种二次创作,我希望有一天有人抄我的作品,但他不会大量商业化追求利润就可以,这个也是一个幽默的想法,或者是我们叫做借鉴,肯定有它的价值和它的一些核心的东西。我们现在提倡共享,那是怎么样的方式去共享,我觉得也值得大家来探讨下。


Q

做项目的时候我的意向图应该怎么用,我应该去怎么借鉴?



利征:做项目的时候只是合理参照话,那借鉴我觉得是必要的,但是如果是为了盲目创新,拿来一个很噱头的印象图片,我觉得这种借鉴就没有价值,所以意向图片说百分之百的完全放进来,就是一般情况下你也放不进对吧,因为项目都是不同,80%左右的常规的思路,有20%的标新,那么我觉得这个就已经算成功了,一步一步往前走。



Q

设计的学习开始就是抄袭,然后是超越,您觉得这个说法可取吗?



丁劭恒:因为抄袭和复制原创三者之间是有所差别的,我是不鼓励没有经过自己思考的抄袭,你可以去学习好的设计,但是你学习吸收完以后,要用自己的风格或者掌握的程度将其呈现出来,而不是简单的复制出来,这个是有根本的差别。我不反对你们学生学习别人的案例,就像写书法一样,不会马上就能创作自己的独特书法风格,需要临摹,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原创出自己的书法。



Q

现在大家难去界定设计的好坏,所以我们借鉴的时候就不知道如何衡量标准



丁劭恒:我是这样认为,阅读的趣味就是它有艺术性,艺术品是没有标准,不是一个产品或工业化的东西,他始终有一个创造性,所以无法去评价好与不好,没有答案。但是如果评价它有没有价值,相对而言会容易一点,那就是它的设计在社会有出现吗?对人类有贡献,对人类的文明有发展的价值,哪怕一个微笑都可以。


陈宏良:关于建筑评判的原则,从古罗马就开始了,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变化,他追求三个原则。第一是经济省钱的,第二个是不是实用的,服务于人改善生活,第三个原则就是美观,现在新的不断地在变化,经济和实用比较硬,而且还是很有价值,但是美观就不好说,很难去判断。所以总的来说就是以经济实用和美观来评判。


利征:回答你这个问题的话,我觉得一定要坚信自己审美和评判标准,通俗点说,群众的眼光还是雪亮的。





此次论坛

羊城设计联盟特别开通视频直播平台

未能到场的朋友们可以通过链接进行回看


扫描二维码,可以直接直接观看录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