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歌之音】没那么简单

老歌之音2021-11-14 07:00:34


似乎有人在轻声呼唤自己的名字,“萧瑟,萧瑟,醒醒。你这个小坏蛋。” 萧瑟翻了个身,哎呀,真是的,春困秋乏夏打盹,冬天也不是读书时,不就是睡个小觉觉嘛?干嘛叫人家小坏蛋。 可是,怎么回事,脸上怎么软绵绵的滑溜溜的?天啊,是老班姐姐。不知什么时候,老班姐姐竟然依偎在自己的怀中,香喷喷的脸颊正在自己脸上擦来擦去啊。 萧瑟立时有变,周身仿佛靠在了熊熊的炉火旁边,从皮肤到肌理,热焰狂卷,下身也高高支起了帐篷。丢人啊。 老班姐姐似乎察觉到了萧瑟身体的变化,俏脸微红,眼神迷离,香唇颤动间,竟然微微的闭上了那娇嫩的双眼。 萧瑟此时哪里拿捏得住,一股热流猛地从心间流过,死命搂住老班姐姐,软玉温香满怀,哪里还管那凶神恶煞般的物理老姑婆,老姑婆早就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哇哇哇,我来了,宝贝。”萧瑟毫无风度的胡乱叫嚷着,一口就亲了下去。软玉温香抱满怀,便是柳下惠也情不自禁,何况我们的小小坏坏的萧瑟同学呢? “汪!汪汪汪。”一阵雄壮的狗叫自身边闷雷也似的炸响,吓得萧瑟一下跳了起来。身前不远处,一只高大的猛犬正怒目愤睁,嘶哑咧嘴的发威。猛犬体壮如牛犊,吼声赛老虎,红舌白牙,直欲扑将上来。 我不是在教室里吗?哪里来的这么一条疯狗?萧瑟立时出后背如电击过紧缩,脸上冷汗涔涔而出,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 “姐姐,快躲到我后面去。让我来。” 虽然怕,但此时不做英雄,啥时做英雄?萧瑟想起了老班姐姐,老班姐姐可正在自己身边呢。当下萧瑟双脚一跺,王八之气顿生,索性放出豪言壮语,伸手一抓,却抓了一个空。 哪里有人?老班姐姐呢? “哈哈哈哈哈。”肆意的大笑声传了过来,萧瑟抬头一看,我天,一个黑铁塔般的的赤膊大汉就站在自己面前,抱着膀子笑得开心之极,面上却尽是不屑之色。 “姐姐,哈,你这小子做青天白日梦啊,这老林子里哪里有女人,要是有女人,还能轮到你这样的小瘪三?没看到你高大威猛潇洒风流的铁老大站在这儿吗?你看看你,高不高,肥不肥,两腿像麻杆,俩爪也就是个骨头叉子,哪点儿比的得上我?又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你?。” “你……”萧瑟只吐出了一个你,便说不下去了。无他,那体型壮硕的卷毛乌黑大狗往前咆哮了几步而已。 看着猛犬鲜红的舌头吐了出来,龇牙咧嘴,嘘嘘的叫着。萧瑟下意识的说道: “喂,你不要叫他过来啊,别惹我啊。你到底要干什么?” 萧瑟真的有感到恐惧。换了谁也会恐惧。好好的趴在课桌上睡觉,一转眼却跑到了深山老林,还有这么一个铁塔般的巨汉带着条猛犬,摆明了没什么善意,谁都会懵了的。 大汉看了他一眼,鄙夷的说:“我呸,你小子能让我干什么?除了一身衣服稀奇古怪以外,身上连一毫银子都没有,什么鸟玩意都没有。要不是大黑对你感兴趣,老子才懒得理你呢。不过,你小子倒挺有意思的,竟然要咬大黑,哈哈,狗咬人我倒常见,人咬狗吗,可是第一次见。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瑟这才发现,自己上衣敞开着,显然是这小子搜身来着,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还说什么,咬狗?难道方才不是班主姐姐,是这大黑狗舔自己吗? “呜哇。”萧瑟几乎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呜呜,惨啊,不就是上课打盹吗?怎麽会发生这样的事。呜呜呜,我的处男之吻啊,竟然给了这条叫大黑的老狗?而且,还是一条公狗?丢人丢到了姥姥家啊。 对啊,我不是在教室吗?这是哪里?哇,好漂亮的山林啊,我竟然在山坡上?到处都是绿草如茵啊,我不是到了童话王国了吧?啊,这里的天空怎么这么蓝?还有那太阳光,金黄金黄的,透射在静谧的山野间,简直是天然仙境,没有任何污染啊。哈哈,明白了,老子在做梦啊。我还找梦里啊。 是啊,老子又在做白日梦了啊。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天可怜见,我萧瑟,哈哈,虽然不上道,可总是个幸运儿啊。老天啊,谢谢你。我萧瑟诚心诚意,不,实诚实意的谢谢你。你可真是个顶呱呱的好老天啊,回头就给您老人家烧香火啊。 白日梦啊,白日梦,你可救了老子的命了。 “呔,萧瑟,你还不快快醒来?”他大叫一声,跳了起来。咦,怎么还是这片山林?还没有回到教室?啊哈,不醒是吧?不醒我叫你快醒来。 萧瑟不住的在柔软的草地上蹦跳,又扭着自己的头发使劲揪拽,向四周旋着身子,夸张的毫无章法的伸展开四肢,朝着空处胡乱的踢打,嘴里发出嘿嘿哈哈之类的杂乱声音。 与这夸张动作相配合的,是萧瑟滴溜溜的眼珠骨碌碌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前看后看,看了又看,切,依然没有一个妹妹走过来耶。 萧瑟呆了片刻,脸上微露失望之色,蓦然又喜笑颜开,容光焕发之处,丝毫不下于杨子荣在威虎山上大展神威之时。只见萧瑟虎目圆睁,双手上举,左右开工,照着自己的脸颊一连扇了十几记耳光。顿时噼啪之声大作,面上一片热辣。 黑铁塔大汉睁圆了铜铃大的眼睛,洞开了大口,吃惊之际,哈哈大笑之余,丢了句:“大黑,我们走,奶奶的,碰上了一个疯子。”转身就走。 “你说什么?给我站住。”萧瑟怒吼起来,不就是梦里的一个幻境吗?还用怕他?在我自己的梦里,还这么吊,你nnd,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是病猫了?这可是在只见的梦境中啊,哈哈,还不是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大汉回头,惊奇的,拿手指点点自己的额头,又指着萧瑟,说道:“什么?你,你让-我站住?你再说一次。” “我再说一次,我说一百次你又能怎样?小王八羔子,敢在我面前撒野?站住,站住,站住,站住,就让你站住,咋啦,老子说了你这么多,你能怎么样?小样!快过来跪下给老子道歉,竟然敢趁老子睡觉的时候来搜身,你丫的胆子不小啊。” 大汉黑脸上泛起了猩红,或许他本不是穷凶极恶之辈,但此时此刻,被一个怪里怪气的邪气小子指着鼻子跳脚大骂,却是怒火攻心,恨意上脑,狞笑道:“你小子找死啊,老子成全你。大黑,给我上,咬死他,我让你猖狂,你也不看看你爷爷姓什么就猖狂,咬死你还不就像捏死只蚂蚁?。” 大汉打了个呼哨,早就跃跃欲试的大黑汪汪狂叫,扑了上来。 大狗雄壮的身子扑了过来,平地带起一阵狂风,锋利的爪子,白亮的犬牙,在自己眼前越变越大,萧瑟平时固然胆大,腿肚子却差点就转筋了。转念想起自己乃是在梦中,怕又何来?况且往日征战无数,反应实是熟极而流,蓦然大吼一声,左手一推,劲力出奇的大,竟把大黑拨得转了方向,右拳顺势一拳打出,威势赫赫,甚是畅快。 大黑呜呜乱叫声中,已是倒飞了出去,吧嗒一下落在了大汉的面前。四爪抖动,嘴里无力的又呜呜叫了几声,口鼻中竟汩汩流出血来。 不过,大黑也不是全无战果,至少,萧瑟的左边袖子,已然撕裂,露出一块块布满肌肉团的小臂来。 大汉眼睛立时红了。大黑可是他最爱的一条狗啊。眼前的邪小子,如此邪门,哪里跑出来的啊。 萧瑟哈哈大笑,戳指大喊,张扬之极:“你丫的,拿个畜生就想吓唬我?哈哈,也不看看我是谁。看什么看,老子这一拳头,就是老虎也打得死,何况是条癞皮狗?什么?你不服是吧?不服你过来啊。你过来,我叫你过来,你听到了没有?” 大汉已经急了,也不想萧瑟一拳都打飞了这么一条大狗,哇哇大叫,也扑了上来。萧瑟此时信心大涨,大汉毫无章法的扑过来,表面上看威风八面,势不可挡,在萧瑟这等别的不行就是打架还行的行家里手看来,却是破绽百出。也是,我萧瑟在学校,可是响当当打架之王?那是打遍全校无敌手啊。 萧瑟嘴角噙着冷笑,说不出的一种意味,是悲悯?是可怜?还是嗤笑?总之他懒洋的飞起一脚,就直接穿过了大汉的两条胳膊,准确无比的踢在大汉的胸口上。大汉闷哼了一声,踉踉跄跄的蹲在了地上。捂着胸口,满面痛苦,怒视着萧瑟。 萧瑟拍了拍手,嘻嘻笑道:“怎么样?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还来不?” 大汉喘息片刻,定定的看着萧瑟,突然吐气开声,丁字步站起,狞声喝道:“小子,这可是你逼我的,等着瞧吧。” 随着喝声,大汉双手凌空划了个半圆,虚合在胸前。 下一刻,萧瑟的眼睛立即直了。只见大汉的手掌之间,竟然隐隐透出红芒。红芒越来越亮,变成了一通红的篮球大小的光球,夺目的红光滋滋外泄,噼里啪啦的不停炸响。 娘的,真是邪门。萧瑟收起了嬉笑,左拳前,高,右拳后,低,左脚尖虚点地面,右腿弓,紧紧的盯着那夺目的光球,脑子里极速盘算着应对的法子。至于方才那梦境中的豪情,早丢到爪哇国里去了。 大汉额头青筋根根挑起,怒喝道:“你去死吧。”双手一推,那红光球立时向着萧瑟直飞而来。丝丝电火依然飞舞,畅快的和空气做着最亲密的交流,持续的发出噼啪之音。 萧瑟登时手忙脚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知道如何应付。微一愣神,光球已经到了身前,左手无意识的推了出去。 就在大汉的目瞪口呆中,声威赫赫的红光球撞上了萧瑟的左手,却如同像被扎破了的肥皂泡,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这是不可能的!大汉心底里大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怎么会这样呢?眼前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萧瑟一头雾水,声势威赫噼啪作响仿佛一接触就会爆炸的光球竟然如水遇到了海绵也似,在自己的拳尖消失的无影无踪。与此同时,若有若无的一股暖流绕身一周,心底深处似是发出了一丝莫名的悸动,竟然有一种通泰舒爽的感觉。 大汉已经面如土色,他并不笨,他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了。眼前虚实难测的小子,只怕是有些来头的。 见大汉已经面如土色,萧瑟又神气起来,弹了弹衣角,晃悠悠的走过去,拿左手摸着大汉的头皮,笑道:“叫你过来你就过来嘛,干嘛这么猛啊,嘻嘻,你放心,偶不会和你一般见识的,只要你知道谁是老大便成。喂,你现在知道谁是老大了吗?” 大汉苦着脸缩了缩脖子,盯着萧瑟的手,似是恐惧,又似是顺从。仿佛萧瑟的手,充满了魔力似的。 “呃,小的,小的知道了,老大,您,您是老大啊。” “咦,孺子可教,嘿嘿,你还转的挺快啊。”萧瑟顺势拍了拍大汉的肩膀,说,“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 “小朋友?”大汉几乎要哭出来了,可是不敢动弹啊,胸口那一脚的威力太大,五腑六脏,就像搅在一起也似,又加上全力发出了一记绝学“红芒霹雳弹”,现在还没有缓过气来呢,哪里还敢敢惹他这个煞星啊。 “我,我叫铁柱。你,不,您,不,老大,您老人家叫我小柱子就好了。” “哈,铁柱,外表看起来你还真是个铁柱子呢,不过是个包着铁皮的假铁柱子啦。对,我就叫你小柱子。哈哈。小柱子啊,我来问你,你怎么会跑到你老大我的梦里来呢?人家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我就是再白痴也不能思你想你啊,奇怪了还。说,你为什么跑到本大人的梦境中来。” 铁柱登时睁大了眼睛,这变态的小子行为怪异,说话也怪异啊,他竟然说跑到梦里什么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没那么简单》是一首疗伤情歌。姚若龙作词,萧煌奇谱曲,黄小琥演唱。收录在黄小琥2009年12月18日发行的专辑《简单/不简单 》之中。歌曲红极一时,曾经在大街小巷中广为传唱,一度冲上KTV榜首。



号称灵魂歌手的黄小琥,以无可取代的磁性歌声,已经公认为“成人情歌”的最佳诠释歌手!黄小琥低沉而又性感的歌声,让人难以忘怀。黄小琥的歌曲以其丰富的音乐性令人反覆聆听也不厌倦,词意更是深触人心,无论听者是男是女,都会被感动。那个《不只是朋友》里的寂寞女人,她妒嫉、渴望被爱,却得不到爱。如今她感叹爱情《没那么简单》,多年的磨砺和岁月的积淀,换来一份笃定的坦然。温拿乐队在2011年温拿38大跃进演唱会上翻唱此歌。



黄小琥在一次杂志访谈中,淡淡的说着自己对于唱歌的想法,没有太多的情绪和手势,像描述自己日常作息般平淡自然,也像总是棒球帽,运动裤就现身公司开会一样,黄小琥从头到尾都很简单,她说自己「不管台上或台下,只求自在就好。」; 也如同有pub女王之称的黄小琥的简单是,把唱歌当作宗教,唯一信仰,不期待鼓励,不眷恋掌声,不被台下观众的眼神影响,所以可以继续永远那么投入的唱,没有迷惘,没有困惑,那么简单单纯的继续演唱本身。



黄小琥的深厚唱功不只表现在国语歌曲上,自小受到西洋音乐的影响及出道前的西洋歌曲累积,让黄小琥连续发了三张英文专辑的纪录。拥有双语唱功实力的她,成为应邀参加PUB演唱的抢手对象,多年来的PUB巡回表演下来,使她获得TheQueenofPub的封号,直到如今,仍无人可取代此一封号。

本文大概

1028

读完共需

3

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