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摇审讯室丨「Crazy Sexy Cool」Silver Ash 银色灰尘乐队专访

我爱摇滚乐Fanzine2022-06-19 09:26:33


编者按:2015年是Silver Ash乐队成军15周年,也是一个新的航程的开始,日前乐队开启了全新的Crazy! Sexy! Cool !系列巡演,并发布了同名单曲。很难得的机会《爱摇》采访到了这支充满传奇性和话题性的乐队,一起来看看他们都聊了点儿什么。


采访:METAL_HEART

嘉宾:银色灰尘乐队 主唱凌、鼓手桢、贝斯手虹(甄洋)、吉他手李玥

协力:Candy


爱摇:很高兴这两年乐队的活动紧锣密鼓的展开了,2015的系列巡演也马上就要开始,作为一个银色灰尘的乐迷真的特别高兴,先跟各位乐迷介绍一下巡演计划吧,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设计?

:这次是我们乐队第一次整容如此完整的进行巡演,不但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两个吉他手,而且我们之前的键盘手白鸟在这次巡演之后可能就要退居幕后了,所以这可能是他跟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次巡演,这就是这次巡演特别的地方。而且这次巡演我们会发表我们最新创作的一首歌《crazy sexy cool》,这是最值得期待的部分。


爱摇:去年的巡演昆明站我去了现场,很不错,其中还有前贝斯手的乐队的演出。后来得知甄大范儿回归更是让人感动,能聊聊当时甄洋是怎么回到乐队来的么?和离开之前的乐队有关吗?

虹(甄洋):一切都合适了,觉得很有归宿感,很多人不理解我的下一部艺术行动,这时候能回到一个黄金阵容,还是一种情怀吧,是情怀让我回到了银色灰尘。

:当时正好有一个契机,我刚刚回到国内,甄洋也刚刚离开之前的乐队准备独自活动,而我们之前的贝斯手长期在云南昆明,来与大家演一次出非常的难,所以就只能忍痛割爱了,正好时机都非常合适,本来只是想和虹试一场演出,没想到大家合作还挺合拍的,就这样他就回来了。前任贝斯手现在的乐队在昆明发展的也非常好,巡演的时候特意叫他们做过嘉宾,大家都是特别好的朋友,这点我们都很开心。





爱摇:吉他手一澎好像在现场演出时比较高冷,很少说话,他私下也这么高冷么?赶紧给乐迷们还原一个真实的他,顺便聊聊他加入乐队的故事。

:正好今天他不在,咱们都说说吧,(笑)谁不在说谁。

:我觉得他在台上其实还是比较张扬的,在台下更张扬,你们只是看到的不是这样。

:我觉得他做事情相对来说比较严谨一点,但是私底下其实也挺有意思,但确实话不多,因为我们乐队其他人私底下话都比较多。

:他根本插不上嘴。

白鸟:他其实是闷骚,骨子里的闷骚。我是他学长,他高不高我不知道,反正不是特别冷。

:其实我们俩认识特别有意思,他当初在蛋糕炸弹乐队签约了一家唱片公司,而我当时正好是他们的经纪,我就觉得他很帅气,当时正好我们乐队吉他手不在,当时又一次音乐节就请他来一起演了,之后就没有再合作。再到后来我回国后,之前的吉他手在另一个乐队不方便回来,而一澎也特别愿意回来帮助大家,就这么机缘巧合吧。



一澎



爱摇:近期乐队每首作品之间的差异都比较大,而且很多作品电子乐的元素十分的强,这和凌在加拿大的音乐经历有关么?乐队在接下来的作品中曲风会有什么偏向?十分期待新的作品。

:这确实和我在国外的经历有关系,虽然我们很早就有了电子乐的部分,我们在2002年的EP 里就开始加入了电子乐成分,当时的 intro 就是一首纯电子作品,我一直觉得音乐是不应该限定风格的,而电子乐本身就是一种发展性很强的音乐,我么想把它和摇滚乐结合产生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共鸣,比如我们加了很多比如 dubstep、drum&bass等等的元素,甚至 EDM我们也都很想尝试,这都是为了要丰富我们的音乐色彩。接下来我们会有什么尝试呢,我觉得大家最好听我们的新作品,我们今年会出新专辑,时隔12年真正的整张全长专辑,到时你就知道了。


爱摇:乐队暂停活动的几年大家都在从事着音乐工作,凌在留学过程中也没有停止音乐创作,跟大家分享分享那几年的音乐经历吧。

:我在加拿大这几年创作了很多新歌,比如上一张mini 专辑中的每首歌几乎都是我写的。其实我觉得还挺好的,你会更清醒,更清晰,站在中国的音乐圈子外去考量你要做的音乐的时候反而会有更多的灵感。那几年虹先生在果味 VC,甄先生一直作为鼓手进行现场演出。大家都在从事音乐有关的工作,但是大家都还更想做银色灰尘这个乐队。


爱摇:那么作为一支成军15年的乐队,现在大家在心态上有没有什么变化?现在的 SA 和当年的 SA 有哪些相同和不同?

:我们一样的可能还是对音乐的那份热爱,对舞台表演的渴望,唯一改的可能就是大家都已经成熟了,对音乐的理解程度可能比以前更加的深了。

:现在的 SA 比较能控制自己的现场情绪了,年轻的时候可能觉得现场就是释放,经历了很多之后可能觉得更重要的是控制现场,控制自己的情绪,包括乐队生活上的问题和音乐上的问题,大家都比较冷静,不像年轻时那么冲动。

:不是说我们的现场现在不疯狂了,我们变得是现在我们对现场掌控能力更强,能发能收,整个乐队的气场都成熟了一些,我觉得这是一个乐队成长能得到的很宝贵的东西,大家在别的合作者那边得到了历练,得到了很多当初我们做乐队时没有的经验。还有就是,我们依旧化妆。



爱摇:现在乐队每次有新计划都是由谁来组织呢?比如排练、巡演和新作品的创作。

:现在乐队的作品主要还是我在创作,其他方面我们各司其责,排练巡演鼓手桢和贝斯手虹负责的多一些,音乐和整体的造型方面我负责的比较多,编曲大家一起来完成。我们也刚刚跟新的唱片公司合作了,这次合作很愉快,马上你们就会听到好消息。


爱摇:之前看到乐队在征集新的logo,征集工作怎么样了?乐队的相关设计一直都很出色,不论是封面、海报还是宣传照,有专门合作的设计师么?还是由乐队的成员负责设计?

:之前我们确实在征集 logo,也收到了一些作品,歌迷们都很热情,但是都不太尽如人意。之前乐队的不论是封面海报还是宣传照,尤其是去年的那一个系列都是由我做的设计,其实不太成熟,但是没有办法,因为目前国内我们想要的这种美学我们跟别人说让其他人去执行肯能有些困难,而我自己做可能会更方面一些。我也不算专业的,可能还有一些缺陷,大家见笑了。我们之后的造型马上会有特别顶尖的设计师进行合作,我们会跨很多界,搞艺术的搞造型设计的都会有所合作。


爱摇:作为中国视觉系传奇性的乐队,你们如何定义视觉系呢? 聊聊成员们最喜欢的音乐人或者乐队吧,银色灰尘有没有受过某些乐队的影响?

乐队:我们现在基本上已经不能被定义为一直纯粹的日式视觉系摇滚乐队,在当初我们做这支乐队的时候我们认为视觉系是要有一种独特构成的美学,形象、音乐、歌词、舞台布置和整个美学要有一个统一完整的美学表达,而这些必须是美的,我觉得这是视觉系的最基本要求。然后就是以一个化妆的造型和面貌出现在大家面前,可能之前我们觉得要有中性化,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无论是叫视觉华丽摇滚还是说视觉系也好,我们觉得这个概念可以更宽泛一些,无论是视觉上还是听觉上都能给你强悍的冲击力的,就是我们现在认为的视觉系。

:我们实际上受欧美的乐队影响更大,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有the cure、David Bowie还有后来的玛丽莲曼森、战车等等这些乐队都对我有影响。

:我一直受nirvana影响比较大。

:基本上就是九十年代的摇滚乐吧。

:我的偶像是永远的x-japan乐队的Yoshiki。

:我们乐队有两个坚定的x-japan乐队歌迷,我个人到还好,我比较喜欢Luna Sea。



爱摇:的几个人现在除了乐队都还有不同的工作或者音乐计划吧,可不可以简单的聊聊?

:因为乐队的事务也比较繁忙,我现在专职在做银色灰尘。

:我也算是专职在做银色灰尘乐队,现在还在满江的乐队做他的班底。

:我目前会跟一些社会的民间团体合作,就是一些艺术的,一些行为上的一些大师们。

:我们的键盘手小白现在可能要准备退居幕后,专攻制作方面了,希望他有所斩获。一澎现在还在他原先的另一支乐队做主要的创作人员和吉他手,并且他还是一位很棒的摄影师。


爱摇:另外大家平时如何协调乐队、工作与生活?

:我主要就是工作工作工作。

:我主要是生活生活生活。

:我现在就是到家就睡觉出门就干活,最近事情太多了。


小玥


爱摇作为一个并不知道什么是节操的媒体,下面我们进入正式的采访环节,有粉丝希望乐队能推荐一下比较不错的粉底和眼线的品牌。乐队几位成员有什么保持身材的秘诀和诀窍吗?大家是如何做到越活越年轻的?

乐队:对不起,我们绝对不免费给粉底眼线品牌做广告,这个不能说。

:我的秘诀就是少吃多运动,我有保持运动的习惯。

:少吃,多想事儿,老想不开你就瘦了

:心里有事吃大肉喝大酒也不会胖

:少吃点药就瘦了。

乐队:因为他有一些激素平衡类问题,所以他就根本不会胖,甲状腺亢进,只要停了药就又瘦回去了,因为新陈代谢率会高,我们要说清楚,我们乐队没有人嗑药。



爱摇:乐队中谁的女乐迷最多?有没有遇到过比较狂热的女歌迷或者男歌迷?

乐队:当然是主唱的最多。没有遇到过,我们乐队歌迷都特别高大上。


爱摇:能透露一下乐队几位成员的感情状态吗?能不能约?

乐队:据不透露,我们乐队的感情状态就是你们想知道的都可以在网上找到。而且对不起,我们银色灰尘乐队从来不约,卖艺不卖身。


爱摇:最后介绍一下鼓手的酱肉吧,简直太不错了。

:现在我们跟董路做合作,准备强势在线推出,味道很不错,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爱摇:好,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预祝乐队巡演圆满成功,新作大卖。

乐队:谢谢,也谢谢所有歌迷,谢谢大家。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新曲《Crazy Sexy Cool》

乐队巡演计划:

7月10日 成都 万象城小酒馆空间

7月11日 重庆 坚果live house




责编:METAL_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