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付费遭遇盗版之殇,会复制中国原创音乐的悲剧吗?

腾讯科技2020-02-13 13:14:52

点击上方“腾讯科技”,选择“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首发 / 腾讯深网(ID:qqshenwang)

文 / 孙宏超


红极一时的内容付费行业,在日益猖獗的盗版活动冲击下变得岌岌可危。


2016年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以得到、摩尔金融、知乎live、喜马拉雅FM为代表的一批创业者试图将曾经无法量化的“知识”进行分门别类变现,而一些在线医疗、在线美食网站也视内容(短视频、文字、图片等)为自己的核心价值来吸引用户。


已经被视频网站、网络文学、在线音乐等教育过的用户很快熟悉了知识付费体系,但更多的用户却依然选择通过各种盗版方式寻找免费的资源。


这个寻找过程是如此容易,无论是以淘宝、闲鱼、转转为代表的电商体系,以58同城为代表的信息发布体系,还是各种社交平台,只要搜索“得到”、“喜马拉雅”、“摩尔金融”等关键字,都可以看到几十甚至上百页相关商品,在购买或者私信后,用户就会被拉到各类社交群里,最终的下载路径往往是百度云盘,内容为付费平台不断更新的全年内容,而价格往往仅有几十元,为平台直接购买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


而在一些封闭的大学BBS上,还有更多的免费资源提供,一些标注着“福利”的帖子里,是巨量的盗版内容下载。维权骑士创始人陈敛对腾讯科技表示:“可怕的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违法了,实现内容付费的第一步,应该是让这些人醒悟过来。”


视频:《深网》编辑室


被盯上的大蛋糕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信息无限、时间有限成为现状,如何快速获取有价值的信息成为了新痛点。在这个大背景下,基于知识或者经验的付费行为、从过剩的信息中筛选出精华成为内容行业发展重点,大量类似产品出现,一些微信公众号中的文章打赏、“在行”、“分答”等产品也都迅速获得了一定收益。


这让一些内容提供者产生了错觉:或许此前的内容付费没有获得成功,是因为硬件条件不完善或者内容还没有达到完全契合用户需求,所以用户并不愿意付出金钱,而当版权意识逐渐觉醒,用户可能会开始愿意为知识付费。


以罗振宇和申音合作打造的知识型视频脱口秀《罗辑思维》为例,该产品拥有数十万的vip年用户基数,估值高达13.2亿人民币。而得到、喜马拉雅、摩尔金融等一批主打知识付费的产品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就连为内容创业者提供技术支持的小鹅通上线八个月都达到了3亿总流水。《李翔商业内参》在罗振宇旗下的“得到”年销售额近2000万元;喜马拉雅上的付费产品《好好说话》售价198元,播放人次为4878.2万次;此外蜻蜓FM与高晓松联合出品的音频节目《矮大紧指北》上线仅一个月,付费用户规模已经超过10万人。


这块庞大的蛋糕迅速吸引了投资人、用户,也吸引了蜂拥而至的盗版商,上文所说的付费平台,在广阔的互联网上都有低价或者免费的盗版“分享”渠道可以获得内容。


得到相关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此前得到对待盗版的模式基本属于人工干预,员工发现相关链接后就发到一个群里进行处理:“多的时候一天能处理上百条,少的时候也至少有几十条。”后来不得不借助和维权骑士等第三方平台。



在淘宝、闲鱼、转转上关于知识付费的店铺更是无处不在,以近日知名的大V恶魔奶爸为例,在这三个平台上都不乏案例。而据腾讯科技了解,恶魔奶爸并未授权以上任何平台销售相关产品。







腾讯科技在采访付费平台和维权骑士等机构后总结了一些典型案例:


案例1:得到付费内容《每天听本书》被微信公众号“混序每天听本书”、“千鹤静思”等长期侵权,向平台举报后侵权内容被及时删除,但在多次举报后该账号仍然每日更新侵权内容。



案例2:采用社交开放平台等工具配合运营手段进行快速售卖对象获取和内容分发。



案例3:盯着一个核心知识付费内容卖,一个淘宝卖家卖成了皇冠。



案例4:一个盗版卖家手里掌握价值十几万的知识付费内容。



案例5:盗版落地的模式多变。


(印象笔记)


(独立站点)


(独立应用)


案例6:部分社区将盗版售卖作为网赚教程。



案例7:各个社区侵权宣传内容较多。


(百度贴吧)


(简书)


(豆瓣)


案例8:二手交易平台对于侵权者来说是稳定的浏览量来源和便捷的交易途径。


(闲鱼)


(转转)


摩尔金融创始人王超对腾讯科技表示:“最初淘宝等电商网站上摩尔金融的盗版内容很多,但通过正规渠道投诉后数量有所减少;另外一种引流模式就是微博等社交平台,盗版从业者直接给我们的用户发私信,或者在评论里留地址吸引购买,然后在微信、QQ群或者钉钉群里进行购买。”


现在的盗版玩家还有了更先进的手段。“App上线内容,爬虫自动复制内容并更新,搜索引擎引流,人工客服服务,再加上一些小程序辅助,盗版玩家甚至可以做到完全’无人’运营。”维权骑士相关负责人对腾讯科技表示。


无本薄利高伤害


7月底罗辑思维拟融资9.6亿元的消息曝光,根据相关文件,罗辑思维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一季度营收分别为1.59亿元、2.89亿元及1.5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860万元、4462万元和3805万元。


但来自得到内部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得到有统计的版权损失(淘宝、百度云盘等可追踪的公司化运营类)就超过千万,而更多版权损失以及带来的附带损失(包括二次售卖以及多次分发)已经无法统计。


王超声称:“盗版对我们的收入影响很大,根据客单价,我们估算至少损失500万到1000万。


腾讯科技发现,一家今年4月被举报下架的淘宝网店,近日上线了一家新店后,采用相似的ID,售卖货品也基本一致),一个月左右就已经达到了双钻。在购买了其产品后,首先被要求关注其公众号,然后加入会员群,在群里就可以看到得到所有的百度云盘下载内容。截至发稿前,该网店至少已经有了225个50人群,而每个人的收费是39元。


维权骑士告诉腾讯科技,这些淘宝卖家或者说闲鱼卖家仅是内容付费盗版利益链条上的最后一环:“首先是上游分发,主要是直接从内容付费平台扒取内容并进行系统整理和更新;其次是中间的宣发技术,他们承担了培训的工作,比如如何吸粉如何宣传如何推广等;直接和大众接触的底层分发人,已经是整个行业内最末端的部分。”


由于这个行业成本极低,而所谓的知识焦虑产生的购买人群确是海量的,这意味着上游环境的经济利益还是非常高的;另外,产业链环节大部分不高的收入模式产生的伤害却非常高,因为人以群分的原因,盗版购买者往往还会产生二次甚至多次传播,让版权方的潜在购买者进一步减少,同时降低付费用户的消费体验。


“网赚团体。”这是维权骑士给现在盗版链条最低端人群所下的定义:“据我们统计,这个人群有做微商的、在校的学生甚至还有全职妈妈,这部分群体甚至没有侵权的概念,他们并不会考虑最终的收益有多少,比如一些在校大学生,他觉得卖一节课我中午就加个荤菜,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是错的人,让这件错事的规模变得非常庞大。”


更多的从业者则苦恼于第三方平台的维权难度,淘宝本身对于维权的流程要求太多,对证据链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一些创业公司甚至还没有等到维权成功就死掉了,而闲鱼、转转等为代表的二手交易平台,维权就更加困难。


一位电商从业者对腾讯科技表示,除了能够量化价值的知识付费以外,因为近年来流量变现的兴起,一些隐形盗版案例也非常猖獗。


以当下流行的短视频为例,一些美食或美妆类视频被侵权者掐头去尾、虚化作者出处后发布在多个平台上,以此成为吸引流量并进一步变现的工具。


知识变现未来该如何


此前有媒体报道,2016年有知识付费意愿的用户暴涨了3倍,知识付费用户达到近5000万人,根据多家知识付费平台数据及多项报告估算,截至2017年3月,用户“知识付费”可估算的总体经济规模为100亿-150亿元左右。2017年这一数字将有望达到300亿-500亿元。华菁证券则预计,到2020年国内约有2亿元潜在付费人群,按付费率45%,360元ARPU值(每用户年平均收入)计算,年收入规模约320亿元。


但能否解决在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上永恒不变的“盗版”问题将成为内容付费的生死线,这是因为互联网在中国发展相对较晚,在互联网刚进入中国的时候,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还不足以支撑相对较为昂贵的内容消费体系。于是,免费资源成为了互联网普及的重要动因,这也使得“我交了网费,凭什么下载还要钱”这种逻辑成为了主流民意。


更何况一些“正版”网站并未提供更有价值的内容:在线音乐网站付费音乐音质低于盗版流通,正版在线图书排版差且发行时间冗长,正规视频网站未能购买某些电视剧版权等……


更何况付费内容的可持续性也被外界广泛质疑,近日罗振宇宣布《李翔商业内参》更名为《李翔知识内参》(以下简称《内参》),由付费转为免费,“请不要再纠缠续订率的问题了,这是在质疑我们行骗。”罗振宇把得到的产品构想比做酒店经营,入住房间收费,但早餐、游泳池、健身房是免费的。


一些付费的读者则对付费内容的质量提出质疑:“除了一些真正值得付费的大家以外,大量内容付费都觉得不值得,甚至存在抄袭和不专业的情况。”互联网评论人阑夕对此表示:“硬知识销售受窘,软知识市场则没有这般尴尬。”


今年6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中国社科院语言所修订的《新华字典》App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在其上线后,舆论的焦点多集中在其40元的标价,和每日两个字的查询限制。对于前者网友吐槽贵出纸版书价近一倍,对后者则有人称直接百度岂不更方便?《新华字典》官方回应就打出了版权牌:因为涉及到版权以及软件开发的问题,所以需要进行收费。


但用惯了百度、金山词霸、有道词典的消费者或许很难接受付费字典,更何况对于一般的语言类工具软件而言,都是开放基础功能免费,另外收取更高级功能的费用。


不过根据北京印刷学院数字出版系主任王京山描述,目前在各大应用市场上排名靠前的汉语工具书App大部分是非正版授权,个人开发者从网络上抓取盗版内容,换个外壳就标注《新华字典》等权威书名。


《新华字典》这种手头必备的工具类图书尚且在维护正版、知识付费方面步履维艰,其他知识付费的现状也可见一斑。


王超的观点是走向线下:“未来线上的服务必须要更加完整,让用户觉得线下的东西虽然便宜,但是没有附加价值,摩尔金融未来会考虑做一些线下的沙龙,来提供那些盗版没办法提供的价值。”这个观点被另一位从业者视为悲观:“知识付费和变现的成熟背后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类进入移动时代,知识的产生和获得都更加碎片化,如果回到沙龙时代,明显是开倒车,更何况那些线下沙龙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不过维权骑士陈敛则觉得版权保护的未来是光明的,需要行业有一个共识,建立互信,看到效果认可长远价值:“甚至有可能需要一个眼光、价值观长远的领导在上面强力推行相关的政策,不是一个短期就可以去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方向就是方向,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在他的眼里,版权保护是一个只会前进不会后退的行业。


陈敛不喜欢外界把维权骑士称为一个维权组织:“我们给自己定位就是内容生态服务者,我们去帮助内容生产商提升自己的商业效率,一些侵权行为能够带来传播,但是没有给源头带来合法的价值,我们去帮助他们变成合法的价值。”在他的描述中,维权骑士会帮助平台和作者进行双向维权:“以今日头条为例,我们帮助原创头条对外部进行侵权行为进行维权,同时头条官方也给我们绿色通道,就是如果有头条或侵权其他品牌,侵权了其他用户,我们也会快速处理,这种互信的机制形成一种版权联盟的性质。”


虽然知名学者孔乙己曾争辩称:“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但事实上,无论窃取的内容是什么都无法掩盖窃取的本质。更何况,有中国原创音乐因盗版猖獗遭遇灭顶之灾的前车之鉴,窃书者众多的后果也就是让知识变现行业再遭一次灭顶之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