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活了110岁,没有痛苦,只有音乐相陪!

好文化2021-10-28 10:54:48


点击题目下方好文化,关注精选好文,如果喜欢别忘记分享哟!

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

爱丽丝•赫茨−索默是谁?

不妨先来看一看下面这段短视频吧


《6号小姐:音乐将我拯救》

The Lady In Number 6: Music Saved My Life


视频中爱丽丝已经109岁了,独居在伦敦市中心的一个小小公寓中,每日都会坐在钢琴前,弹奏着她心爱的舒伯特和贝多芬。


爱丽丝曾在伦敦最年长的人中位列第二,她另外的身份更富传奇色彩——曾是二战大屠杀最年长的幸存者,也曾是世界上年龄最大的钢琴家。中年时,她的母亲和丈夫都惨死于集中营里,她自己和年幼的儿子也在集中营中度过近三年漫长的生活,在100岁来临不久,意外丧子。



这个短视频是以爱丽丝一生传奇经历为题材的纪录片的宣传短片,该纪录片曾荣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正如视频中所见,在爱丽丝的身上,你丝毫感受不到通常历经苦难之后,留下的长久仇恨或是苦痛;相反,温和爽朗的笑容始终挂在她脸上,对生活的乐观和热爱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而这份力量的来源,拿她自己反复提到的话来说,音乐陪伴了她一生,也拯救了她一生





音乐拯救人生

——爱丽丝•赫茨−索默的传奇故事




1903年11月,爱丽丝出生于奥匈帝国时期布拉格的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商人,母亲是艺术家。小时候,爱丽丝经常与在周日过来吃午餐的卡夫卡玩在一起。那时候的布拉格,每天报纸头版头条写的不是是音乐会、歌剧排期就是书籍评论。


爱丽丝5岁开始学琴,师从李斯特的学生康拉德•安索奇,25岁就开始了个人的钢琴巡演,随后嫁给了一位小提琴家,30岁不到,已是享有声誉的演奏家,热心的听众遍布欧洲。




爱丽丝的前半生可谓平坦顺利,然而40岁那年,她所熟悉的那个充满了作家,二战爆发后,爱丽丝一家因犹太血统,。她和6岁的儿子被送进了当时捷克斯洛伐克的特雷辛(Terezin)集中营。母亲被转去了当时号称“灭绝营”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丈夫因斑疹伤寒死于另一个集中营里。




特雷辛集中营里,犹太名人和知识分子被允许作曲和开音乐会。,,以显示犹太人的待遇有多好。


在集中营里不下百场个人音乐会上,爱丽丝演奏了所有记忆中的肖邦24首练习曲。尽管身陷囹圄,但不管是演奏者还是听众,音乐所在的那一刻,都暂时忘掉了周遭的苦难和折磨,仿佛身在天堂。



“音乐是唯一能帮助我们保持希望的东西,它让我快乐,也给孩子们安全感”,她的朋友说:“她的音乐让我们回忆起过去的美好,也对未来可能重新回归的生活有了一丝希望”。


对于爱丽丝自己,在多年后谈起那时的日子,她总是在笑,闪亮的眼中没有一丝仇恨:


“当我们能弹琴时,感觉就不会太糟。音乐!音乐!钢琴可以诉说一切。…… 通过音乐,我们活了下来……甚至变年轻了。”


而正因为音乐,儿子拉斐成年之后,记忆里竟然没有多少关于特雷辛的黑暗记忆。他曾经写:。”



有些人会认为,爱丽丝对于苦难的忍耐和对生活的乐观是上帝赋予她与生俱来的能力。但是爱丽丝想的却非常简单——她在一生中已经看过太多被恨意侵蚀心灵的憎恨者,承受这些恶意的是憎恨者本人,而非那些被恨着的人。


音乐使她从始至终葆有清醒的头脑和对生活的渴望,也正是音乐让她能够将这样希望和力量传递给无数的受难者。,因为音乐对她的感激和帮助也支持着她等到走出集中营的一天。黑暗的年代,音乐完成了对人性的慰籍和救赎。



1945年5月战争结束,特雷辛集中营的14万犯人中,只有2万人幸运地活了下来。在苏联军队解放布拉格之后,爱丽丝和拉斐回到了曾经的家。然而,当母子二人重回故园,,住着一个陌生人。


既非故土,终难久留。45岁的爱丽丝决定与儿子一起搬到以色列开始新的生活,并期待在那里可以找到另外的幸存者。在那片应许之地,两人靠着她教授音乐维持生活。爱丽丝也确实找到了另外的捷克移民者——朋友和亲人,包括卡夫卡最亲密的朋友和传记作者马克思•布罗德。


后来,她的儿子斯特凡改名为拉斐尔,也走上了音乐道路。



爱丽丝的后半生生活平静安详,在自己100岁生日前夕,她决定退休,在剩下的时光里与定居伦敦的拉菲一起生活。但是,终究抵不过造化弄人。就在她来到伦敦后不久,拉斐却在一场赴以色列的所罗门巡回音乐会突然死亡,享年64岁


然而提到儿子死得无痛苦、无知觉,爱丽丝话语中却充满了感恩:


“我一生经历很多次战争,失去了很多。其中包括我的丈夫,母亲和我亲爱的儿子。但是,生活是美好的,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学习,去享受。我没有时间去憎恨和失落。”


作为一个上了年龄的老奶奶,她的记性出奇的好。她并不需要一个笔记本或助手去协助自己安排忙碌的日常事务。她处理自己的约会、烹饪、购物,每天散步两次……每天坚持弹奏钢琴,与在世的朋友们交谈。


不论是在忘我弹奏舒贝特、巴赫、贝多芬,与友人下棋、交谈,还是当年在琴边或与丈夫或幼子留影,爱丽丝都挂着天真开怀的笑颜。




“贝多芬的音乐不只是旋律,而是内在,饱满的东西……我们应该感谢巴赫、贝多芬、勃拉姆斯、舒伯特、舒曼,他们给我们无可限量的美,让我们充满快乐。


“有音乐在,我总是很开心;即便没有音乐,只要想到音乐,我也很开心。一位大哲学家曾经说:‘音乐是最高艺术,将我们带到充满宁和、美与爱的岛屿。“


“我觉得现在我是在人生的弥留之际了,但这并没有关系。我拥有过非常精彩而美好的一生。生活是如此美好,爱是如此美好,自然和音乐是如此美好。我们经历的一切都是馈赠。”


当爱丽丝分享着她对音乐的体会,旁若无人地沉浸在音乐带来的另一个世界中时,那些战争的烽烟、,渐渐的淡化为一层斑驳的底色。




2014年2月21日,爱丽丝因为身体不适住进了伦敦的一家医院。两天后平静的走完了自己美丽的人生,享年110岁。


弘扬真善美,传播好文化

好文化——传统文化  历史故事  文艺精品  健康养生  环境保护

如有公众平台转发,请署名来源:好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