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才知道你是这样的”灵魂歌手

aiyowaya2021-02-18 14:38:07

梁博作为最后一个挑战歌手

登上了《歌手》舞台

面容白净 着装利落 

灯光暗下 全场屏息 

鼓点开题

吃着早点的我 

被这牛油火锅般丰富的前奏提了下神 

乍得抬起头


“灵魂歌手 开场瞬间 能击碎万颗心“


哐啷一声 我的小心肝儿 

炸了



五年前 梁博成了《中国好声音》的总冠军

若没记错 那应该是夏天

风头最盛的也应该是吴莫愁和吉克隽逸

跟制作精良的录播效果完全不同

决赛是直播 音效音准如同车祸

选手们铆足了劲 现场一片张牙舞爪 


电视里主持人宣布" 冠军是——梁博!“

有一丝丝出乎我的意料  

我妈说他应该是关系户

我吃着西瓜 嚼着子儿 

看见这个拿着奖杯依然面瘫的单眼皮小哥

在华彩尖叫祝贺拥抱的喧闹中格格不入

这是我对他最深的印象



后来鲜少在流量节目上看到过他

只记得前段时间他上过天天向上

带着他“人数略多“的乐队唱了两首原创

唱罢 主持人邀他聊天

没想到这小哥话还不少

但句句都透漏着这东北小伙的骄傲与孤僻



”这人很难聊啊”

他的调调是不符合这个娱乐至死的戏谑时代的

硬聊的种种尴尬 在几个效果出众的主持人言语表情间显露无遗

我当时还在笑他 

我要是你 我干脆装酷 多唱歌少说话


上周《歌手》 同是好声音的冠军张碧晨被淘汰

我在下期预告里看到梁博的脸

心想湖南卫视想吊打别台的心思也太明显了吧 

刚走一个又拉一个来垫背



没想到 

这垫背垫得啪啪打脸


   "灵魂歌手 开唱瞬间 

    能击碎万颗心
    他不属于瞬间 他属于永恒


爆发的嗓音和清秀的五官反差巨大

华丽的前奏之后 清唱伴着和声

在扬起时用尽全力 在该收的时候果脆爽快

字眼铿锵  又冰冷又滚烫

像个拳头 突然举过头顶 有力而干净

如题 开场瞬间 所有人都怔住

短短几句 也集齐了我所有的鸡皮疙瘩



平静的时候 

乐器在底下铺着

他开始一句一句 慢慢地说


”在万人体育场
金色的跑道旁
人们工作繁忙
今晚有人登场

等待消失的光
看到人们入场
他们有些疯狂
我们有些紧张”


像在自我介绍

形容的画面有棱有角

还道出了画面里的内心独白

我生在一个幸福的时代

身边的同龄人里鲜有对生活饱有愤怒态度 需要呐喊的朋友

继而 我对摇滚一无所知

也因为刻板印象

不怎么喜欢“姑娘” “理想”“远方” “流浪”这样的灰黑字眼

没什么经历和思想 我产生不了这样的共鸣

可眼前这个面带书生气的白嫩脸庞

除了睁眼闭眼 没有什么表情

却敲响了我的耳朵




不同于我熟知的摇滚歌星 

他的呐喊 在我看来也是平静的

只是倔强 没有愤怒


”他经历过的事
他深爱过的人
他选择走的路
不是愤怒,不是疯了”


字里行间  一深一浅

却听得我手心微热 想爆粗口

"卧槽你别说了 

我信! 你说什么我都信!"


曲终人未散 我赶紧重新听一遍 

开始没有注意作词作曲编曲都是他一人独揽

重听的时候发现了

便试图仔细去听每一个乐器的轨道

出色的鼓手 精准的和声气口 这配乐真是强大

表演过后 林忆莲对他的编曲赞不绝口

李健也跑去问他是怎么编的

林忆莲的准老公跑去找梁博的鼓手认识 

能人总是能积聚能人的 

他的才气 被这场表演 爆炸一般的暴露出来


反复数遍

“他们是灵魂歌手…

他们是灵魂乐手…
守护灵魂的歌手…“



我才知道原来他小小的眼睛里 倔强的光是那么闪亮

真的不是因为”东北残酷的寒冷天气”

站在台上 梁博是个矛盾体

我觉得他长得有点像当年的窦唯 书生唱摇滚 在视觉上 这很矛盾

成熟老道的乐理功底 与他26岁的年纪  矛盾

就连这摇滚与我之前以为的摇滚之间 也是矛盾的

没有烟酒味 没有地铁口的嘈杂气息

不知是否准确 我觉得他的摇滚

像太极 时而缓缓 又极富寸劲

这种反差 像文章 欲扬先抑 满是魅力

音响里单曲循环 我居然开始翻看网路上各种有他的片断

赞叹着这1米73的小哥皮肤真好 侧面居然有点像宋仲基

全然忘记 心里曾经对他的百般揶揄



我们是很难卸下对一个人或任何一个事物的刻板印象的

或者说 

我们根本不屑于二次了解一个我们不怎么在乎的东西

这种事情在我身上时常发生

但我从未留意 

因为本来就不在乎


但当我一遍一遍听这歌 读歌词 再联想起他曾经表现出的一切

我猛地发现

执著的人 是更不在乎别人对他是不是有刻板印象的

他可以爱说话 可以冷峻

他可以招人讨厌 也可以讨厌别人

他可以沉静五年 不动声色

笑他的 戏谑他的 看不起他的 还有不在乎他的 都不重要

他在意成绩 也许是因为音乐本身需要掌声

但我觉得他应该是不在意外界看法的

或者说 他也许在意 但他不会 为了他在意的 别人的看法 去改变自己

只执著于他想执著的 

抗得住 这很厉害



最后他并没有如愿进入前四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

”他和他最好的朋友
创造不可复制的经历
那是只有一次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