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平独立音乐创作人——甫平

罗平文苑2021-02-18 14:52:58


个人简介

甫平,八零后,罗平人,热爱词曲创作,迄今录制了《印象罗平》、《希望》两张原创歌曲专辑,今年计划录制新专辑《种子》。生活在罗平这座小城,我是我的游魂。我在我的时光里吟唱我心里的美好,我在我的卑微里雕刻着属于自己的时光。愿你在灿烂四季里,内心有一片芳草,愿你和我一样,在平淡的生活里寻找自己独有的精彩!


甫平的歌 • 歌词


我在罗平等你

         —甫平

油菜花开的原野,像一个梦幻世界

九龙瀑布风光旖旎,一派大自然的传奇

鲁布革三峡神奇,幽深险峻风景秀丽

还有绝美的峰林,让人着迷

你和我的约定,我从来不曾忘记

那些动人的故事,等着你和我演绎

花田里遇见你,是我等你的意义

多依河畔我和你,相互偎依

我在罗平等你,等你和我相遇

感受最美的风情,让心灵愉悦

我在罗平等你,等你和我相约

和你分享一切一切甜蜜


消逝的时光

          —甫平

我看见时光在流淌,像远去的水流一样

我看见鱼尾纹生长,我的青春啊

已苍老了脸庞,年少时说的地老天荒

在日记本里已泛黄,曾一起谈论的理想

我的朋友啊,你是否已遗忘

消逝的时光,在梦里静静歌唱

歌唱他怀念的过往,消逝的时光

在岁月里感伤,铭刻在你我的心上 

你说过一辈子很长,长到记不清彼此模样

你说你不喜欢流浪,因为越流浪

越看不到远方,消逝的时光

在梦里静静回望,回不去的都是远方

消逝的时光,在生命的河里流淌

还有那些模糊的脸庞


甫平的访谈

与甫平兄长开始交谈时,大概是傍晚五点左右,其实那时离正式预约的采访时段,相差还有好一段时间,过不久,正值晚餐,甫平哥十分细心的怕影响我吃饭和休息,特地中途暂休了对话,晚饭后才又继续了之前的采访。届时,深谈到了很晚才结束这次叨扰。

兄长是个很健谈又朴实的人,没有旁人远观处的距离感和高高在上的遥不可及,平静稳重,而不失温暖细腻。采访中并没有什么太中规中矩的一问一答,而更多的是随性而起,随性而归。不似采访,一如日常闲聊。

小众是命,不幸的大幸

随口漫谈间,聊到了独立与小众的话题,其实个人不是很喜欢小众这个字眼,因为与文艺一样,早已在传播曲解中异化,失去了本来的中性。所以平时,我都是称如甫平哥等诸位歌者为独立音乐人。而兄长对此却十分豁达,对于自己风格的定位也是随遇而安的平静心境。

甫平兄长憨厚朴素的笑言道…

写我会写的歌,写出来是小众的也没办法嘛,这是命。改不了,我也想写大众的歌,但写不出来啊。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生来就不大众也是不幸。哈哈…

其实这哪里是不幸,就像甫平兄说的那样,人有时确实是有自己的基调的,不是刻意如此,而是心性使然,人很难驾驭自己生命和思想里并不触及的情感和状态,而恰恰,同时也都拥有着自己独有的敏锐感知和熟练掌握,也许正因为一份缺失,才有了另一面的天赋吧。

忙于生活,忙于生存

后来闲谈间,聊到了我们各自的生活和所坚持的东西。关于家庭与梦想,关于梦想与物质。当时我很不厚道的问了甫平哥一个恶俗的问题。有没有那么一刻,也曾想过放弃。

甫平兄很平和,现实的说…有啊,现在就是。

我其他事也不会做什么 就只有这点能耐了 而且什么名堂都没做出来。我唱歌也没那么好了,喜欢写而已  前边几年写了很多歌 从今年开始写得少了,忙于生活,忙于生存。

其实新媒体行业与做音乐某种程度上很像,巨大的时间精力投入,为了作品内容。还有不在小数的资源物质跟进作为支撑。可物质回报,远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多。一样要为生活奔波,作为坚持梦想的代价,其实反而要比常人,背负更多。

兄长后来接着说到…

写歌唱歌养不活自己吧,我在云南一个闭塞的地方。一把年纪了一事无成也没结婚,父母难受。今年想录一张碟,有可能是最后一张呢,给自己一个交代 价格太贵 再录一次 以后就不录了。

简简单单的言语来往间,不难看出甫平哥对的坚持和些许无奈,其实个人经历所感,放弃这种念头,在坚持的过程中,几乎是每天都会一闪而过的,因为生活,因为生存,可事实是怎么说不重要,怎么想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些事,我们依然还在做,有些路,我们还是在往前走。

扰于物质,静于质量

而后,自然而然的谈到了准备筹划中的新碟哥哥是这样聊起的…

以前录那里价格低一些,但想换一种感觉,价格就很高了,为这个事犹豫了很久。所以纠结啊,心疼钱,但估计会做三四首贵点的,其他几首还是去以前那里做。算了,一把年纪的人都挺理智的。哈哈。

我不禁问道,如今做音乐最大的敌人是钱吧。反而比很多行业更严重和现实是吧…兄长憨笑到…像我这种 做音乐的最大敌人是钱 其他就不是啦,只是局限于我吧。

尾声,我恶俗的问了一句套路的问题,这是当天唯一一个像采访稿的问题。那就是做音乐,最大的想法和坚持是什么呢。

甫平兄长说…

表达我自己的内心,表达我的寂寞和我对美好的渴望吧。一直坚持着是希望有更多人听听我的歌吧。虽然听我的歌的人并不多,但有人听过后会留言说挺喜欢,觉得自己做的事有点意义。

是的,记得最早写东西是因为孤独,至亲过世,家中巨变,后来是因为能让看到的人,觉得孤独的不止自己,我们从不孤独。所以很多时候坚持下去的动力,真的是来自喜欢自己的人们。写东西,歌唱,最大的意义,都很少是为了自己的欲望和野心,而更多的是来自感同身受的人们吧。

我也可以,但我不想那样

最后一个问题,我问了兄长还记得自初决定坚持做音乐的理由和情景是什么嘛。兄长说…

不想就这么吃喝拉撒把一辈子过完,写歌词 写曲是自己内心的写照,再用歌唱的形式传播自己的内心。我也可以打打麻将玩玩游戏就把一辈子过完,但我不想那样。

也许,有时平凡真的很让人向往,有时平庸真的很能折磨人。

谈话过程中,最大的感受,就是兄长是个极其谦恭,实事求是,又有着坚守的人。如兄长的那首<信仰>中所唱,是一个一直朝着太阳生长,温暖而热情的人。不卑不亢也不沮丧。一如一把散发着凝香的木吉他,人如其歌,干净,清澈。

有时坚持一件事,时间久了,也就不再因为热情,因为多么大的,想要的东西。而更多的是希望和失望之外,不是执着又或放弃,而是更冷观的,无谓因果,只为虔心的纯粹。一种自我的面对,一份更朴素的信仰。

或许,这不如江海奔腾澎湃,但独而立之于山海间,也自有湖泊之平静致远,溪流之绵绵不息。或许参照于大众主流的,独立和小众的存在,很多时候要背负更多的孤独和清冷,而就像民谣本身,天性里流淌着生活和梦想的回音,一份离于世外的清明,轻盈而厚重的力量。我也可以,但我不想那样。

感谢忧伤的无伤,让生命喧哗而平静。感谢大幸的不幸,让我们独立而小众。

最后,仅祝:甫平兄长,他日新碟大ZAN,不枉初心。




(投稿邮箱:duoyihe2007@163.com)